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环境民粹主义在欧盛行的原因及其政治影响

时间:2021-09-23 作者:王红艳

近年来,不少欧洲国家的民粹主义运动与环境及气候政治发生关联,形成了一种被称作环境民粹主义的新兴社会思潮。二者的关联并非巧合,其所凝聚的社会和政治力量不容小觑。


内外因素合力催生欧洲环境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与环境议题之所以可相向而行并在欧洲成势,从本质上看,是因为二者内在需求高度匹配:一方面,环境问题是一个属于科学范畴的议题,因未经政治裁剪的话语而具有草根性;另一方面,民粹主义内涵丰富、边界灵活,具有与环境等诸多议题发生关联的潜能。从现实看,是因为近年来二者的外部生存发展环境生变,最值得关注的是,民粹主义快速走强且在学界出现了一些企图为其“正名”的论调,全球气候变化的加剧提升了广大民众对环境议题的关注和对既有环境政策的反思,政党则因应热点问题变化调整了竞争策略和政策重点。

一、民粹主义快速走强且其“负面形象”渐被淡化

2016年堪称民粹主义“黄金年”,623日,英国举行脱欧公投,119日,被称作“操纵民意之天才”的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自2017年起,不但反精英、反建制、反传统的声音在欧洲持续高涨,民粹主义运动在欧洲各国的街头此起彼伏,涌现了一批以意大利联盟党领导人萨尔维尼、法国国民联盟领导人勒庞为代表的实力派人物,而且不少民粹主义政党在各级选举中强势崛起,加剧了欧洲政治生态的极化倾向。这些重大事件的发生,既是民粹主义在全球再度兴盛的映照,也助推了民粹主义的快速走强。

在此背景下,欧洲学界出现了一些有利于民粹主义发展壮大的论调,这为主流政治接近接纳民粹主义提供了必要的舆论基础。

一是“需要论”。这种观点认为,当前不少发达国家已被少数“超级明星企业”控制。这类企业工作效率高、供应链完整,基本不再需要政府,敢于放肆批评政府,广大中小企业只能仰其鼻息生存。同时,这类企业的主要经济活动都发生在大城市,广大的小城镇和乡村似被“遗忘”,这打破了市场与政府间的平衡,削弱了普通民众对市场经济的信心,终结了民主与繁荣。如何找回政府与市场间的平衡性及资本主义的竞争性?历史尤其是美国“进步运动”的历史等表明,民粹主义运动不失为一种有效方式。

二是“机会论”。这种观点认为,民粹主义并不必然成为民主的威胁,也可成为民主的机会,如若运用恰当可以充当复兴民主政治的有效力量。具体而言,民粹主义具有“光”的潜能:一则可帮助人们“照出”政治制度的弱点;二则可帮助各界精英看到哪些群体已感到自己被主流社会所排斥;三则可帮助年轻人进入政治、养成参与投票的习惯;四则可在民众对主流政治感到失望的背景下营造开展全民性对话的氛围,帮助民众战胜“异化感”,降低极端势力对普通民众的诱惑力;五则可拓宽政治参与渠道,帮助民众在正式渠道之外获得新的政治参与机会。

三是“可借鉴论”。有观点认为,虽然德国选择党制造和传播谎言的做法不可取,但其所实施的“宣传计划4.0版”(Propaganda 4.0)表明,该党在民粹力量迅速崛起和沟通文化破碎不堪的背景下,根据普通民众的动态需求设置议程,以特定方式改变历史叙述和当前话语,进而成功夺取公共话语权的做法是有效的,堪称“治党有术”,值得其他政党借鉴。

四是“策略论”。有观点认为,自2018年以来,民粹主义渐成最重要的政治表达方式,表现出惊人的力量和匪夷所思的效能,它可使没有移民的波兰害怕移民威胁、高度依赖欧盟补贴的英国小城镇居民赞成“脱欧”,左翼等政党鉴此也可赋予民粹主义一定道德价值。

二、全球气候变化明显加剧与民粹主义快速走强“同框出现”

近年来,全球变暖明显提速。世界气象组织(WMO)发布的数据显示,由于人类活动导致全球主要温室气体浓度持续攀升,自2001年起的16个年份中,全球地表平均温度比常年值高出 0.4℃以上,20172019年,全球主要温室气体浓度继续增高。其中,2019年夏季,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等欧洲多国气温曾高达40℃以上。

与此同时,暴雨洪涝、高温热浪、寒流暴雪和热带气旋等各类极端天气现象显著增多。2016年上半年,法国、德国等多国出现严重汛情,下半年多国则创下降水量历史新低 。2019年下半年,热浪天气的出现导致德、法等多国出现严重干旱,多瑙河等数条欧洲河流水位显著下降,有的甚至无法开展正常河运工作。

气候变化加剧,不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而且造成严重的人口伤亡和巨大的社会经济损失。这一方面使得广大民众因直接利益受损而感到切肤之痛,另一方面使得广大民众和其他社会各界人士开始反思既有环境政策,激活了社会对环境议题的关切。这些情况与民粹主义再度兴盛事件“同框”出现,使得民粹主义与环境议题之间的契合关系最终落地。

三、政党政治助推民粹主义和环境议题快速“联姻”

环境议题在欧洲并不新鲜,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英国“脱欧”、法国大选等更宏大和更关键的议题所掩盖。这主要因为,环境议题综合性极强,从一国层面讲,各国要想推出环境政策往往需要党派之间进行长时间的讨价还价;从全球层面看,研拟一套应对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需要各国通力合作,而这与渐成气候的反全球化趋势显然并不十分合拍。

2017年前后,面对经济依旧低迷不振、社会撕裂显著加剧以及新兴国家崛起带来的挑战日益严峻的态势,欧洲大小政党开始苦思良策。以德国选择党、法国国民联盟、英国独立党等为代表的右翼政党根据民粹主义走强趋势,迎合民众不断增强的环境关切,采取了系列举措:一是最小化其右翼意识形态色彩并自赋民粹特色,二是指责环境主义者的政策有违普通民众的意愿和常识,三是批评环境专家早已身处“有偏见的利益议程”之中而导致气候变化与科技两套话语之间张力十足,四是加大对本国绿党的反对力度。右翼政党多管齐下最终助推了环境民粹主义面世,提高了自身声威和民意支持率。

面对右翼政党的“咄咄逼人”,欧洲各国绿党积极行动起来捍卫自己的“专属议题”和势力范围。同时,基于普通民众对生态关切日益增强的新情况,绿党认为自身发展迎来了新机遇,应用足用好自己“与生俱来”的优势,借助民众力量加快推动环境议题成为核心议题,进而实现新的发展。事实证明,绿党收获颇丰。在2019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欧洲绿党强势崛起,议席大幅增加,法国绿党和德国绿党一度成为各自国家在欧洲议会的第三大党和第二大党。

面对右翼政党的“攻城略地”以及“绿色旋风”的强力来袭,其他政党深感“分票威胁”,不得不加入争夺环境议题主导权的行列,以免失去道德高点和战略高地。“众人拾薪火焰高”,其他政党的相继加入,使得环境议题与民粹主义的“联姻”进入加速通道。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1年第9期(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