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中国的复兴及对世界新秩序的影响

时间:2021-07-20 作者:【伊拉克】阿迪勒·阿卜杜勒马赫迪

法国学者阿兰·佩雷菲特在1973年出版了名为《当中国觉醒时世界将为之颤抖》的著作,很多人对此不以为然。彼时中国是第三世界国家,民生凋敝,经济社会发展困难重重、举步维艰。众所周知,早在1816年,在圣赫勒拿岛流放的拿破仑一世就曾说过:“中国,还是让他继续沉睡吧,一旦觉醒,整个世界将为之颤抖。”

1972年,中国人均收入为132美元,世界排名第114位;美国当年人均收入为6094美元,世界排名第2位。2019年,中国人均收入达10262美元,世界排名前进至第68位;美国人均收入65118美元,排名跌至第9位。47年中,中国人均收入增长了约77倍,而美国仅增长了约10倍。1972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0.114万亿美元,世界排名第七,美国则以1.279万亿美元居世界第一。2019年,中国GDP14.342万亿美元,跃升至世界第二,逼近美国的21.374万亿美元。美国GDP47年间增长了近16倍,而中国增长了约126倍。据估计,中国经济将在2028年超过美国,而不是此前估计的2033年。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中欧贸易额高达5860亿欧元,比欧美贸易额5550亿欧元多出310亿欧元。

实际上,因中国崛起而颤抖的不是整个世界,而是在过去几个世纪长期掠夺中国及其他第三世界国家财富、损害他们权利、遏制他们发展、想方设法恢复殖民主义的那些国家。

 

中国复兴与西方复兴不同

 

亚洲人民、第三世界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都视中国崛起为福音,他们可加以效仿并从中受益。既然中国能够摆脱被殖民的命运和对殖民者的依附关系,不再积贫积弱,而且拥有发达的技术与先进的学术机构、经济机构和管理机构,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越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那么为什么其他第三世界国家不能从中国的发展经验中获得启发呢?

中国的复兴,靠的不是殖民和掠夺他国,中国也不热衷于将自己的发展模式、文化、制度和标准强加于人。从根本上讲,中国的复兴靠的是艰苦奋斗和动员人民的力量。中国的复兴走的是一条平衡之路,既从传统思想和实践探索中汲取营养,也学习借鉴他国,尤其是西方国家的经验。据《全球经济展望》(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数据统计,2019年中国的对外投资额占GDP1.09%,而1993年中国对外投资额为零。既然中国能取得这样的成就,能够养活和教育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其他国家为什么做不到呢?

人们曾从西方文艺复兴中受到启发,试图学习借鉴其经验并从中获益。但文艺复兴之后,西方带给世界的却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西方优越论和种族主义,不断侵略、占领、掠夺、封锁、剥削、制裁、打压和歧视其他国家,导致这些国家历史传统中断、社会撕裂、发展道路封闭,还因殖民者分而治之的理念和强加的边界划分而陷入战争。在此背景下,世界被分为北方现代发达国家和南方贫穷落后国家。

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争取民族独立的过程中,中国根据国内实际情况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并实现了全国解放。在发展的过程中,中国没有完全摧毁旧传统,也没有完全西化,而是中西合璧,有意识地将传统儒家文化和科学社会主义结合起来,实现了洋为中用、古为今用。中国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经历痛苦和失败的洗礼所取得的成功和积累的宝贵经验为世界提供了一种不同于西方的发展模式。中国依靠强大的动员能力,不断发展基础设施和支柱产业,将广袤的国土通过高效的交通网络连接起来。中国根据本国国情和国力,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劳动生产方式,通过发展进步和公平竞争,而不是胁迫和征服为东方赢回了荣誉和胜利。

 

迈向世界新秩序的途径是融合、共生和竞争而非霸权

 

新的世界秩序除了融汇东西方文明之外别无选择,它不应该是任何形式的霸权、控制和强加的价值观。世界秩序既不是共产主义或资本主义,也不是伊斯兰教、基督教、犹太教或其他任何形式。世界秩序应将这一切融会贯通,多种制度和谐共生、彼此对话交流,制定公平标准,协调各方诉求,给予所有民族和国家平等机会。新的世界秩序应该是公正透明的,不应由秘密的或半秘密的以国际社会为幌子的团团伙伙把持。现在所谓的国际社会在某些领域只代表了少数几个国家和团体,他们只想控制金钱、权势和要害部门,利用压制手段、媒体、网络、银行、军事行动和情报等控制其他大多数国家,他们运作的方式缺乏透明度,而且以牺牲人类普遍利益为代价。

世界各国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应该像一个国家的公民那样,无论贫富都享有均等机会。国家不分三六九等,世界上不存在一个绝对善治、和平的国家,也没有一个绝对无赖、恐怖主义的民族。当一个国家有侵略他国的想法和行为时,国际社会应该有能力界定这种侵略行为,并根据国际公认的标准采取统一立场。如果没有界定侵略、恐怖、不义及自由和奴役相关概念的统一公认标准,某些国家就不应以国际社会的名义将这项权力据为己有,并剥夺别国权利。那些有过殖民他国、歧视他国和侵略他国历史的国家,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这些遗产,并且梦想着重操旧业。占领巴勒斯坦领土的定居者和给予他们支持的国家就是最好的例证。联合国谴责殖民主义和侵占他国权利的行为,并在《联合国宪章》第十一章及一系列决议中都阐明了殖民地国家获得独立的重要性,强调民族自决,谴责种族主义、殖民主义、恐怖主义和跨大西洋奴隶贸易,承诺消除一切形式的殖民主义,要求殖民者给予殖民地赔偿,将殖民行为视作反人类罪行。

 

一带一路是历史实践的延续

 

欧洲人为了绕开丝绸之路进行了海上冒险,哥伦布为探寻香料产地印度的远海航行就是一例。诚然,欧洲人在海上冒险的过程中证实了地球是圆的、发现了新大陆,为人类社会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部分贡献。然而,启蒙运动带来的新科学和地理大发现带来的成就,被西方用来推行殖民主义,并且这种殖民入侵的规模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必须看到,西方国家取得的任何一项成就,都是以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更大破坏为代价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当今世界存在北方和南方、西方和东方、发达国家和落后国家的差别。人类能力的提高以打破生活和环境平衡为代价。过去几个世纪,各洲、各国的联系被割裂,以攫取利润、利己主义和享乐主义为核心的野蛮生活哲学代替了包括精神与物质、个人与集体、人类与自然的平衡哲学。一带一路倡议正是要恢复被毁掉的这一切。

一带一路倡议是对丝绸之路的复兴。丝绸之路是由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德·里奇霍芬于1877年提出,用以描述连接亚非欧各国的关系网路。这张文明之网已延续千年,千年之前的东方和亚洲,无论在经济、科学方面还是在管理或精神方面,都是世界文明的重要中心。随着殖民主义兴起,亚洲的中心地位衰落了。丝绸之路是古代世界的物流、文化、社会网络,是文明互鉴、各国往来、人民交流的网络,但西方殖民主义撕裂了这一网络。

令一些国家感到恐惧的中国复兴、东方复兴和丝绸之路复兴,是回归平等和公平竞争,是对歧视、高傲自大和不公平发展的摒弃。转向东方并不意味着放弃西方,而是东西方各自发挥所长,不以牺牲对方利益为代价来建立自己在历史和现实中的地位,不再是让自己富,让他人穷;让自己文明,让他人落后;让自己成为价值观、标准的制定者,让他人成为接受者。

中国复兴了丝绸之路这一古老工程,回应了世界各国人民的根本诉求。过去是各国争先恐后去中国,现在是中国积极拥抱世界各国。无论谁跟谁交往,目标都是互利共赢,有些国家竟然企图歪曲这一事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不仅对中国,而且对东方各国、亚洲、西方甚至整个世界的复兴都具有重大意义。

截至2021130日,中国已经同140个国家和31个国际组织签署205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从根本上说,古代丝绸之路为古代世界各国探索和了解中国提供了通道,为他们深入了解包括丝绸制作在内的中华文明奥秘打开了大门。东西方之间的贸易往来是东方和亚洲复兴的一个重要因素,丝绸之路为双方带来了各自所需的商品,同时也促进了文化、宗教、习俗、经验、精神和社会价值观等的交流和传播。经过几个世纪不均衡、不公平的殖民主义秩序后,一带一路倡议成为回归均衡、公平的正常秩序的有效途径。丝绸之路活力的回归是东方、亚洲国家、非洲及整个世界活力的回归。共建一带一路是时代的呼声,就像古代丝绸之路是历史所需一样。正如丝绸之路几千年来服务于人类文明和交往,一带一路倡议也是如此。一带一路是世界各国的复兴之路,其目的是促进世界各国交流互鉴,而不是毁灭其他文明或者窃取其财富。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1年第7期(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