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西班牙共产党的百年历程与时代启思

时间:2021-05-29 作者:贺 钦 来源:10.19422/j.cnki.ddsj.2021.05.010

西班牙共产党(Partido Comunista de Espa?a, PCE)于1921年由西班牙的共产党(Partido Comunista Espa?ol, PC Espa?ol)与西班牙工人共产党(Partido Comunista Obrero Espa?ol, PCOE) 联合成立,系西班牙历史最悠久、影响最为深远的共产主义政党。西班牙共产党始终致力于推进本国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广泛参与的替代运动,试图通过夺取政权和控制经济活动,消灭资本主义制度,建设社会主义国家,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人类解放贡献力量。自成立以来,西班牙共产党始终坚持在斗争中谋发展、在变革中求进步,为西班牙的民主巩固、社会进步和人民福祉作出不懈努力。

20世纪西班牙共产党的发展历程:斗争与联合

西班牙共产党先后经历了民族民主革命时期的反法西斯斗争(1921—1939年)、佛朗哥独裁时期的地下斗争(1939—1977年)、民主转型时期的合法化斗争(1977—1986年)和民主巩固时期的联合左翼斗争(1986年至今)。历经百年沧桑的西班牙共产党不仅成为西班牙左翼阵营的重要力量之一,更为欧洲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作出不可替代的重要贡献。

一、民族民主革命时期的反法西斯斗争

1920年,在十月革命和苏联社会主义的影响下,西班牙社会主义青年团(Juventudes Socialistas)加入共产国际,并更名为西班牙的共产党。1921年,在西班牙工人社会党(PSOE)特别代表大会上,力主加入共产国际的部分党员决定脱党并组建西班牙工人共产党。192111月,西班牙的共产党与西班牙工人共产党合并为西班牙共产党。1922年,西班牙共产党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举安东尼奥·加西亚·盖西多(Antonio García Quejido)为总书记。初创时期,主张左翼激进路线的西班牙共产党缺乏斗争经验,存在政治意识淡薄和组织纪律涣散等问题。1923年,在西班牙共产党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不久,西班牙进入了长达7年的普里莫··里韦拉(Primo de Rivera)独裁统治时期,该党被迫转入地下活动。1929年,西班牙共产党在法国巴黎召开了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重申了对共产国际的忠诚。

20世纪30年代初,随着独裁政权的瓦解和西班牙第二共和国的建立,西班牙共产党逐步恢复了有限的公开活动,党员人数一度达到 5000人左右。1931年,面对党内的理论贫瘠和宗派主义,西班牙共产党公开表明了反对资产阶级共和国和支持苏联的立场。自1932年何塞·迪亚斯(José Díaz)领导西班牙共产党后,该党逐步放弃了阶级对抗路线,转而加入工人联盟,并参加了193410月爆发的革命大罢工。1935年,在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的号召下,西班牙共产党联合工人社会主义和共和主义力量,组建了反法西斯人民阵线,由此成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民主共和国的坚定捍卫者。19362月,人民阵线获得大选胜利并上台执政;同年7月,驻扎在摩洛哥和加那利群岛的西班牙殖民军在佛朗哥、埃米利奥·莫拉等将领策动下发动叛乱并引发西班牙内战。19391月,佛朗哥占领巴塞罗那,人民阵线政府逃亡,标志着西班牙内战结束、独裁统治正式建立。尽管如此,西班牙共产党仍在反法西斯斗争中提升了自身的政治影响力,逐步成长为拥有10万党员的群众党,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共青团员,由此成为捍卫民主的第一堡垒。

二、佛朗哥独裁时期的地下斗争

1939年,佛朗哥建立独裁政权后宣布西班牙共产党为非法组织,该党由此转入了长达38年的地下斗争时期。20世纪40年代,在苏联共产党的指导下,西班牙共产党海外流亡力量会同国内留守党员,展开了艰苦卓绝的反法西斯独裁斗争。1942 年,多洛雷斯·伊巴露丽(Dolores Ibárruri)接任迪亚斯成为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1954 年,西班牙共产党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召开了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争取独立、民主和改善人民生活纲领》,号召建立反佛朗哥政权的全国阵线,致力于推翻独裁政权并建立临时革命政府。1956 年,西班牙共产党提出民族和解政策,力图通过联合天主教及其他新兴力量,建立广泛的反独裁群众运动联盟,由此成为反佛朗哥运动的中坚力量。苏共二十大后,西班牙共产党内部出现了关于政治路线和斗争策略的分歧。1960年西班牙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后,该党总书记圣地亚哥·卡里略(Santiago Carrillo)试图通过议会斗争探索西班牙通往社会主义的民主和平道路。然而,卡里略的探索不但遭到了西班牙共产党党内保守派亲苏派的强烈反对,也直接导致了该党在20世纪60年代陷入多次分裂并与苏共交恶。

三、民主转型时期的合法化斗争

20世纪70年代,西班牙共产党在反佛朗哥斗争和国家民主化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75年佛朗哥病逝后,在国内进步力量的推动下,西班牙开始向议会民主政治过渡。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卡里略迫于党内外重重压力,主张通过全面妥协的欧洲共产主义路线加快西班牙共产党合法化进程。1977年,为实现和平的民主转型,西班牙共产党在承认君主立宪制并承诺放弃暴力革命后获得了合法地位。1978年,西班牙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宣布放弃列宁主义,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党的唯一指导思想,从而实现了由革命党到选举党的重大转变。在1979年的大选中,西班牙共产党获得众议院350个议席中的23席,成为议会第三大党。

1981年,依据总书记卡里略所著的《欧洲共产主义与国家》(1977),西班牙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阐释了欧洲共产主义战略的内涵与特征,强调革命不是现阶段的出路,世界革命中心已不复存在,社会主义改造应在消解冷战中实现;现存的社会主义模式需要民主改革,而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应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践行通往社会主义的和平民主道路;应加强左翼和进步力量的联合,促进西班牙、欧洲和全球共产党人与社会党的团结。

1982年,西班牙共产党在大选中受挫,该党总书记卡里略辞职。1983年,西班牙共产党召开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重申党的目标是在西班牙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共产主义,并强调维护党内民主与团结、加强支部建设和密切联系群众的重要性。然而,西班牙共产党的革新倡议遭到部分党员强烈反对,其中时任该党中央执行委员的伊格纳西奥·加莱戈(Ignacio Gallego)等人于1984 1月退党并组建了西班牙人民共产党(Partido Comunista de los Pueblos de Espa?aPCPE)。此后,随着党内矛盾公开化,西班牙共产党陷入了严重的分化与衰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与西班牙共产党的分歧进一步加深。西班牙人民共产党认为,西班牙共产党所谓的革新道路是对马列主义的背叛,西班牙共产党的中间道路妥协方案不可能实现社会主义目标。

四、民主巩固时期的联合左翼斗争

1986 年大选前夕,为反对西班牙加入北约,西班牙共产党联合社会主义行动党、人民共产党、进步联盟和共和左翼等左翼党团,以联合左翼之名推出了统一的竞选纲领和候选人。随着联合左翼的发展,西班牙共产党的政治影响力逐渐回升,并在1989年大选中重新成为西班牙议会第三大党。1992年,联合左翼正式注册为西班牙合法政党。

20 世纪 90 年代,西班牙共产党与联合左翼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分化与内讧。部分西班牙共产党党员主张解散或改组西班牙共产党,并放弃西班牙共产党对联合左翼的领导权。1991年,以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胡利奥·安吉塔(Julio Anguita)为首的主流派在该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决定保留西班牙共产党的名称和性质,就党的历史方位、理论纲领、组织原则、斗争路线和左翼联盟策略等统一了思想,避免了该党出现形式上的瓦解。然而,西班牙共产党在此次大会上作出的取消民主集中制的决定为该党在21世纪的发展埋下了重大政治隐患。此后,联合左翼因路线问题导致内部冲突加剧,新一轮领导权之争使得由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兼任联合左翼协调员的传统被打破。西班牙共产党与联合左翼领导人的分歧进一步加剧了两党在政治主张与实践中的矛盾,为两党在议会斗争中的衰落埋下了伏笔。

21世纪以来的西班牙共产党:重建与替代

进入21世纪后,作为联合左翼的核心力量,西班牙共产党在议会斗争中取得了历史性进步,并与时俱进地提出了新斗争策略和行动纲领,以期在新发展阶段实现人民团结与国家变革。同时,为应对国内外政治经济格局的深刻变化,西班牙共产党召开了五次党代会,实现了理论主张与实践策略的与时俱进。2002年,西班牙共产党召开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重申要建设一个消灭剥削的社会主义社会和一个没有阶级、没有国家的共产主义社会。2005 年,西班牙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确立了新党章,强调该党的目标是追求和建设社会主义,进而实现共产主义。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为应对经济颓势和社会动荡,西班牙共产党于2009年召开了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21世纪社会主义的理论框架,试图探索从现实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新发展模式。2013年,西班牙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以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为基础,同时运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其他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的理论。2016—2017年,为应对国内政治格局的剧烈调整,西班牙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作出了恢复列宁主义指导思想和民主集中制的重大战略转变。

一、西班牙共产党二十大以来的战略调整

20164月,西班牙共产党召开了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一阶段会议,讨论通过了《政治局势研判》《共产主义者反父权制斗争》《制度危机新阶段的治理危机》《与新自由主义改革破裂的必要性》《建设新国家的任务》《欧盟和欧元欧洲》《建设替代性政治社会集团》《共产党人在工人运动中的作用》等政治文件。西班牙共产党认为,欧盟无法解决欧洲工人阶级面临的不平等问题,西班牙作为欧盟体系中的外围国家应与欧元区决裂。西班牙共产党希望通过联合西班牙国内及欧洲各国工人社会运动力量,谋求基于主权和团结的欧洲一体化进程。为实现国家愿景,西班牙共产党试图通过推行民主计划和深化宪法改革,重振战略经济部门并建立有利于人民的新国家发展模式,其首要任务就是巩固民主革命纲领赖以存在的社会政治基础,加强选举联盟与左翼团结。

201712月,西班牙共产党召开了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阶段会议,通过了若干政治文件、党组织文件与新党章。政治文件内容主要集中在今天的共产主义”“21世纪的帝国主义”“国际主义与团结”“欧盟与欧元”“制度危机、民主破裂与联邦共和国”“工人运动的战略策略”“反父权制与阶级斗争”“人民团结政策的发展建议等议题上。党组织文件规定了党的组织原则与结构、党员及党组织发展等内容。党章分为总纲、入党及党籍管理、党员权利义务、党的基本原则、党中央及地方组织、党费管理、共青团工作、党的对外工作、关于反党与党争的惩处、大选候选人提名等部分。其中,党的基本原则部分对党实行民主集中制和集体领导制、促进党内民主、树立团结与纪律意识、严禁党内派系斗争等问题进行了重点阐释。在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后,西班牙共产党党中央选举产生了由总书记、14位秘书处成员、15位发言人、国家及地方各级党组织书记和共青团总书记组成的政治委员会,旨在加强政治工作,协调和筹办党中央的工作会议和各届全会。

在加强政治工作的同时,西班牙共产党还高度重视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研究与宣传工作。20181月,西班牙共产党旗下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FIM)召开了成立40周年总结会。自成立以来,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作为西班牙共产党开展理论研究和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阵地,通过创办杂志、召开论坛和组织培训等方式,不断扩大影响力,成为动员和团结西班牙进步力量的重要平台。西班牙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重提列宁主义和民主集中制原则,是该党理论自省的必然结果。这一战略调整表明,西班牙共产党在历经斗争洗礼后,对欧洲共产主义的理论缺陷和党内矛盾的负面影响有了更为深入的反思,对该党在新阶段的政治任务和斗争策略有了更加成熟的判断。2020年,为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举办了列宁:21世纪的革命者主题讲座,西班牙共产党党刊《我们的旗帜》也刊发了纪念列宁的专题文章。

二、左翼联盟的力量重组

进入21世纪以来,经历了联合左翼新一轮分化和重组后,作为始创成员之一的西班牙共产党不但保留了自身的独立性,而且成为联合左翼无可替代的核心力量。

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后,联合左翼作为西班牙主要左翼力量之一,对经济危机的根源与应对作出深刻反思,并对西班牙政府紧缩政策的消极后果和欧盟一体化的不合理规制进行了尖锐批评。在2011年大选中,联合左翼获得了11 个议席,这是该党自1996 年大选以来的最好战绩。尽管在大选中取得了历史性突破,但联合左翼提出的纲领并未受到广泛欢迎,反而是新兴左翼力量我们能党(Podemos)趁势实现了崛起,给联合左翼的转型与变革带来了新挑战。2016年大选时,跃升为西班牙第四大党的我们能党宣布与联合左翼及其他左翼政党成立左翼竞选联盟联合起来我们能UP)。20201月,在西班牙第十四届议会选举中胜出的西班牙工人社会党与左翼竞选联盟联合起来我们能的组阁提案通过众议院信任投票,成功组建联合政府。与此同时,西班牙主要在野党人民党(PP)、呼声党(VOX)和公民党(Cs)组成了右翼阵线。

202010月,为应对大选后的新政治格局并迎接联合左翼第十二次党代会,西班牙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以视频方式召开了旨在明确新阶段左翼联盟政策的政治会议。西班牙共产党90%的中央委员参加了此次视频会议,大会关于左翼变革与重组的文件以76.32%的支持率顺利通过。西班牙共产党认为,应进一步超越联合左翼现有的运行模式,通过探索多领域和网络化的活动形式,建立更加灵活的组织架构和更加民主的协调机制;建议通过公开集会、建立地区协调和发言人机制、完善民主参与原则等,建立基于联合起来我们能的人民团结模式以寻求更加广泛和深入的政治融合。在欧洲层面,西班牙共产党也一直主张左翼政治力量的联合与团结,认为只有扩大左翼政治空间,才能抵御右翼势力的进攻,并强调在振兴联合左翼过程中加强与新兴社会运动等所有进步力量的团结。

三、后疫情时代西班牙共产党的替代主张

2020年,迫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形势,西班牙共产党取消了一年一度的西班牙共产党节,并决定在202111月举行庆祝西班牙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活动。7月,西班牙共产党召开了中央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并发布政治报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泛滥引发的公共卫生、社会经济和文化认同危机将对国际社会产生深远影响,并就相关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政治见解。

一是关于欧盟提出的后疫情时代的欧洲复苏计划。2008年经济危机后,西班牙已背负了约3000亿欧元的债务,而欧洲复苏计划的实施将进一步加重西班牙的债务负担。因此,西班牙共产党认为欧盟复苏基金应以经济补贴或资金转移的形式将资金给予受援国,并且不能以维持新自由主义紧缩政策为条件。西班牙共产党还建议欧盟划拨旨在保护失业者、维持工人就业、提高养老金、加强公共卫生和教育的财政专项资金,并通过升级产业结构减少经济活动对环境的破坏。为实现上述目标,西班牙共产党将通过参与欧洲联合左翼(GUE)、欧洲左翼党(PIE)和欧洲论坛,推进欧盟向尊重各国主权和民主团结的新一体化模式转变,从而使其成为满足大众需求和维护人民利益的制度体系。

二是关于西班牙的政治制度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西班牙社会经济持续动荡,工人社会党与人民党等传统大党未能及时有效地回应危机时代的民众诉求,右翼政党呼声党(Vox)和左翼政党我们能党等新兴政党借势崛起。随着社会矛盾的激化,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等地区分离主义运动掀起的独立风波此起彼伏。在经历频繁洗牌后,西班牙政党政治的碎片化趋势进一步加剧,政府组阁也因此屡屡受阻,社会政治秩序陷入了分化、低效和无序的恶性循环中。西班牙共产党认为,西班牙的政治制度危机表明该国旨在促进国家民主革新的宪法协定遭到了人民党和工人社会党的持续破坏,提出将致力于通过左翼联盟和社会对话,谋求西班牙劳工制度改革的废止和政治经济秩序的重建。

三是关于资本主义制度危机。西班牙共产党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导致的经济衰退将引发前所未有的资本主义危机,尤其是积累周期中的危机。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是2008年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的始作俑者,也是导致粮食、能源、医疗、教育等全球问题的根源所在,因此变革资本主义制度势在必行。西班牙共产党认为,在提出应对资本主义危机短期方案的同时,还要不遗余力地改造资本主义体制,强化工人阶级的集体意识,推进工人运动的发展,提出统领左翼力量的资本主义替代方案,并由此完善通往社会主义的最终道路。

面向未来的百年老党:启思与展望

作为欧洲最具代表性的共产主义政党之一,西班牙共产党百年来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时代化和大众化探索,为推动欧洲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与革新作出了重要贡献。尽管百年来西班牙共产党在自身建设、斗争策略和时代融入等问题上走过一些弯路,但其不畏强权和挫折的百年斗争史表明该党是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忠于共产主义理想、甘于为人民奉献和勇于自我革命的无产阶级政党。 与此同时,西班牙共产党的百年历程也集中体现了在欧洲特殊历史文化传统和地缘政治条件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面临的历史困境与现实挑战。在资本主义内生矛盾和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制度的斗争不断加剧的今天,深刻总结与反思西班牙共产党百年斗争经验,具有十分重大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第一,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政党的立党之本。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这一科学理论对无产阶级政党的指导作用,才能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在坚持真理和修正错误中把握时代发展的正确方向。自成立以来,面对帝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独裁主义及右翼极端主义等反动势力的打压,西班牙共产党始终坚持共产主义理想和原则,通过艰苦卓绝的斗争,为西班牙民主转型和国家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历史反复证明,只有理论上的彻底和坚决,才能换来实践斗争中的果敢和无畏。西班牙共产党迫于政治斗争形势,曾作出过多次理论妥协和实践让步,但政治认同的模糊和意识形态的趋同并未换来该党的团结与强大,反而加剧了该党的分化和衰落。西班牙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回归列宁主义表明,该党对历史虚无主义、折中主义、机会主义和宗派主义等错误倾向有了更为深刻的反思。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各国实际相结合,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政党探索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时代化和大众化的历史前提与基本路径。只有从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出发,对本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结构作出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深刻洞察,才能提出符合本国阶段性发展特征的斗争策略和实践纲领。百年来,西班牙共产党曾经历多次战略调整,但部分纲领主张因缺乏对社会主要矛盾及其关系的准确把握,存在针对性、可行性与前瞻性不足等问题,社会动员效果差强人意。未来,西班牙共产党提出的新国家方案能在多大程度上付诸实践,仍将取决于该党自觉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把握时代主题和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与魄力。

第二,人民立场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无产阶级政党作为来自人民、根植人民和服务人民的党,人民立场是其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自成立以来,西班牙共产党高度重视群众工作,曾多次提出建立统一阵线的主张,试图联合工会、教会及社会运动等力量,重塑国家政治格局。近年来,面对民粹主义政党的强势崛起,西班牙共产党试图通过建立最广泛的人民团结和左翼联盟,寻求向社会政治运动的转型,从而扭转自身相对弱势的政治处境。然而,在日趋碎片化的西方政党政治生态下,靠口号和噱头寻求政治机会,靠对手失误而非自身实力去被动地迎合选票,绝非无产阶级政党发展的长久之计。危机时代固然为民粹主义和逆全球化浪潮提供了温床,但无序的抗议和无端的发泄绝不是应对危机的有效途径。对西班牙共产党而言,建立以社会运动为基础的人民团结仅代表一种反建制共识的形成,但这种以选票为目的的所谓共识并不会自动转化为解决问题的建设性力量。危机时代,无产阶级政党理应投入更多精力苦练内功,力争通过提高自身理论水平、组织能力、服务意识和治理经验,拿实绩而非口号说话。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社会造成的冲击,西班牙共产党唯有抓住时代痛点,回应人民之需,在凝心聚力的基础上寻求社会变革,才能真正突破政治运动的制度瓶颈,回归无产阶级政党的初心与使命。未来,西班牙共产党能在多大程度上参与和影响西班牙社会政治变革的历史进程,仍将取决于该党为人民谋幸福的决心与智慧。

第三,勇于自我革命是无产阶级政党永葆生命力的鲜明品格。西班牙共产党历史上曾经历多次大起大落,党员规模从几千人到20万人不等。作为百年老党,敢于直面问题和勇于自我革命,是西班牙共产党不断前进的重要法宝。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或分崩离析,或改旗易帜。面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的巨大挫折和党内异见,西班牙共产党虽然守住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政治底线,不改名、不解散、不放弃党的独立地位,但也曾犯过取消民主集中制的历史性失误。西班牙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恢复民主集中制原则,以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最大限度地维护党的权威并加强党内团结,通过正确处理党内矛盾保持无产阶级政党的纯洁性与先进性。未来,在民主集中制的指导下,西班牙共产党将进一步统一党内关于联合左翼、左翼执政联盟、西班牙人民团结、欧洲左翼党和国际联合等政策主张,进而在新的发展阶段寻求重振与突破。

当前,西班牙共产党仍面临党内力量团结、战略调整、联盟重建等多重挑战。西班牙共产党在当下的政治斗争中面临的困境也从一定程度上揭示了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制度的低效与无序。然而,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看,世界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力量对比下资强社弱的总体态势尚未根本改变,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政党分散化与边缘化的境况在短期内难以改变。面对后疫情时代的大变局,西班牙共产党作为欧洲百年老党,唯有加强自身建设,妥善处理党内、党际、左翼联盟、社会运动及人民团结等多维关系,聚焦时代主要矛盾,纾解人民之忧和发展之困,才能最大限度地成为人民利益的捍卫者和新国家的建设者,才有可能逐步实现其政治主张。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甘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