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微信公众号

政党政治

新兴政党对西班牙政局造成冲击

时间:2018-01-31 作者:姚含犇

近期,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独立风潮兴起,西班牙中央政府力主维护国家统一,与地方独立派展开激烈博弈,引发世界广泛关注。近年来,西班牙还身陷债务危机、难民危机和恐怖袭击等多重问题,政治格局演变剧烈。我们能”党和公民党在此背景下迅速成长壮大。两个新兴政党采取新的形象塑造方式和宣传途径,不断尝试内部变革,改变了人民党和工人社会党轮流执政近40年的格局,对政府稳定造成影响,其发展势头不容小觑。而由此给西班牙复杂的政局走势带来怎样的影响值得关注。

姚晗犇/文

DOI: 10.19422/j.cnki.ddsj.2017.11.016

 

西班牙1978年实行民主政治以来,中左翼工人社会党和中右翼人民党长期主导政坛、轮流执政近40年。但欧债危机爆发后,我们能”党和公民党两大新兴政党迅速崛起,彻底打破西班牙两党轮流执政的政党格局。与人民党和工人社会党等传统政党相比,两大新兴政党无论在形象塑造还是在宣传方式、组织形式上都采取了一系列新做法,给多年来一向平稳的西班牙政坛带来冲击。

 

打破政治平衡,改变政党格局

一、迟滞组阁进程

2015年12月,西班牙举行四年一届的大选。虽然此前各界普遍预计新兴政党实力将大幅上升,但此后长达十个月的组阁僵局,期间甚至二度大选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两大新兴政党我们能”党和公民党蚕食了传统政党的大量选票,不仅令人民党丧失在众议院中的绝对多数,被迫主动放弃优先组阁权。而且我们能”党在与第二大党工社党的组阁谈判中坚持己方要价,导致谈判破裂,令工社党组阁尝试也以失败告终。西班牙首次因组阁难产而被迫重新大选。2016年6月重新大选后,组阁进程依旧缓慢、艰难,我们能”党拒绝与人民党谈判,公民党成为西班牙走出组阁僵局的唯一出路。迫于社会各界压力,公民党最终同意支持首相拉霍伊连任,但该党在年度预算、劳动力市场改革、税务改革等政府重要议题上都提出了修正意见,要求人民党做出妥协退让。

二、动摇政府稳定

人民党政府自上任伊始就先天不足”,在议会内外受到包括两大新兴政党在内的其他政治力量掣肘,我们能”党扮演着坚定反对派的角色,对人民党及政府推出的法案往往坚定说不”,时常抨击首相拉霍伊不称职,并于2017年6月联合其他反对党弹劾首相。虽然弹劾案最终没能获得通过,但各党就相关议题展开激烈论辩,引发西班牙主流媒体广泛关注,充分显示了我们能”党的政治影响力。公民党虽然支持人民党组阁,但并不甘心做人民党的小兄弟”,动辄对人民党和政府提出批评和质疑。2017年7月,公民党与我们能”党等政党联手,推动西班牙国家法院深入调查人民党腐败问题,迫使首相拉霍伊和参议长埃斯库德罗出庭接受法官质询,让拉霍伊成为西班牙首个接受法官审问的在职首相,令政府遭遇信任危机。

三、激化加独”问题

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分离和独立倾向由来已久,但西班牙中央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立场鲜明,坚决打压加独”势力。加区政府于2017年10月1日举行独立公投,并于10月27日单方面宣布独立。中央政府先是通过宪法法院裁定公投违宪,随后依据宪法155条相关规定,决定暂时中止加区自治权,接管地方政府和警察、广播电视台等公共机构,西班牙政界主流、大部分民众和国际舆论均支持中央政府立场。但在此背景下,我们能”党公然与中央政府唱反调”,该党虽未表态支持加区独立,但多次呼吁中央政府给予加区举行公投的自主权,由加区选民决定去离。该党领导人还出席群众集会活动,反对中央政府干预公投筹备工作,称中央政府的行为践踏民主”。公民党的诞生地是加泰罗尼亚,该党在加独”问题上与我们能”党立场截然相反,主张坚决反对加区独立,呼吁中央政府以更加铁腕”的做法打压加独”。两党在加独”问题上的主张和做法不仅无助于解决问题,而且令局势更加错综复杂。

四、改变政治分野

与传统政党不同,我们能”党和公民党都不突出意识形态色彩,而是强调自身的新生政治力量特点,坚决与传统政党划清界限。从党的政治构成来看,两党主要领导干部既有来自人民党、工社党、共产党等不同意识形态的传统政党精英,也有无任何参政经验的社会名流,成分多元杂糅。从政策主张来看,两党均强调要加大社会福利、保护中下阶层利益,但同时主张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保持企业活力和竞争力。因此很难用传统意义上的左、中、右为标准界定其政治倾向。西班牙舆论往往只好从两党选民特点来对两党做出判断,认为我们能”党意识形态偏左,属于左翼政党,而公民党属于中右翼政党。目前,西班牙政坛四党并存,支持率最高的人民党难以超过35%,支持率最低的公民党也有15%以上,四党间的差距并不大。自西班牙实行民主政治以来,维持近40年的两大党轮流执政的政党格局被打破,四党并存成为新特点。

五、重组左、右翼力量

尽管两大新兴政党不强调自身左、中、右翼政治属性,但作为西班牙政坛主要政治力量,两党对传统左右翼阵营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我们能”党分流了不少工社党的选票,该党虽未与工社党达成组阁共识,但日益展现出愿与中左翼政党合作的姿态。该党2016年5月与西班牙共产党合作组建联合起来我们能”竞选联盟参加全国大选,取得较好成绩。在2017年6月工社党三十九大确立回归左翼”的路线后,工社党与我们能”党的关系逐步密切起来,再次当选的总书记桑切斯也主张与我们能”党加强联系,两党在卡斯蒂利亚拉曼查自治区组成联合政府,并在多个城市相互支持。我们能”党提出,希望效仿葡萄牙模式,加强左翼政党的合作,在中央建立左翼联合政府。

公民党的崛起则对西班牙中右翼阵营产生重要影响,该党自创立以来陆续将30多个右翼中小政党兼并、整合起来,成为仅次于人民党的中右翼第二大党,填补了人民党所没有覆盖的中右翼政治空白。正是由于该党的不断壮大,在西班牙并没有出现德国另类选择党、法国国民阵线、荷兰自由党那样的右翼民粹政党。

 

新”为立足点,刻意求新立异

一、刻意突出新形象

我们能”党总书记伊格莱西亚斯2014年创立我们能”党时年仅36岁,公民党主席里维拉2006年当选党主席时更是只有27岁。二人家境良好,拥有优秀的教育背景,年纪轻轻就不乏参政、议政经验,以青年精英形象登上政治舞台:伊格莱西亚斯出生于政治世家,祖父和父亲都曾在西班牙工人联合会等工会组织担任领导人,他本人获得马德里康普鲁腾塞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曾赴剑桥大学进修,毕业后从2008年起担任康普鲁腾塞大学政治学和社会学系讲师,频频出镜电视访谈节目,评论热门政治议题,并多次获邀为西班牙左翼政党竞选活动出谋划策;公民党主席里维拉是西班牙著名商学院——埃萨德商学院法律系高材生,曾获埃拉斯莫奖学金赴赫尔辛基大学留学,他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口才出众,曾担任校辩论队队长,从大学时代起就表现出对政治的热情,加入过人民党青年组织——“人民党新一代”。两个新兴政党核心领导层也大多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精力充沛,衣着简单朴素,出行轻车简从。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深知欧债危机令西班牙50%的青年失业,对年轻人的关切和诉求能够感同身受,时常深入到基层,与普通民众进行对话和交流,以展现其亲民作风和亲和力,有意塑造与众不同的新一代政治家形象。为应对新兴政党冲击,人民党、工社党、西班牙共产党等老党均采取了一系列干部队伍年轻化的措施。人民党2015年任命的四名副总书记中,两人为80后;2016年该党连续执政后,一举任命三名70后担任内阁大臣。工社党则选举年富力强、现年45岁的佩德罗·桑切斯担任总书记。西班牙共产党亦推选出现年32岁的加尔松为大选候选人。

二、充分利用新媒体

我们能”党和公民党创立初期并没有得到《国家报》《世界报》等主流纸媒关注,但两党领导人都明显展露出熟练掌握使用新媒体的才能,充分利用推特”和脸书”两大网络社交平台及时沟通、青年受众广泛的优势,以新媒体手段对冲传统政党的舆论优势。伊格莱西亚斯擅长使用推特”,以短、平、快的方式发布消息、发表评论,伊语言犀利、观点深刻,对青年人有很强的吸引力,其粉丝人数很快从2015年的90万攀升至2017年的200万,成为该网站上影响力最大的西班牙政治家。里维拉是脸书”的忠实用户,善于用照片加文字的方式进行宣传,其脸书”上的粉丝数量也迅速超过30万。他们将上网互动作为联系民众、党的支持者和同情者以及党员干部的重要渠道,经常在网上发起议题、宣传本党纲领主张,并围绕国家发展、社会民生等民众关心的话题开展讨论。在西班牙大选、巴塞罗那恐袭等重大事件发生后,二人及我们能”党和公民党的其他主要领导人都第一时间在社交网络表态,引导舆论风向,给政府和传统政党带来很大压力。为应对新兴政党挑战,人民党、工社党等传统政党都相应增设了专门团队负责网络舆情监控、分析和应对,各党在网上互动明显增多。

三、尝试采取党内新做法

我们能”党和公民党都认为,传统政党之所以难以赢得民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政党组织形式僵化、难以吸引普通民众,特别是青年选民。因此,两党都采取了一系列党务工作的新尝试。我们能”党经常围绕事关本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的重要议题在全党进行民调,广泛征求意见。2017年2月,我们能”党召开第二次党代会,大会在筹备和举办阶段采取了一系列创新做法,将开幕式及全部议程均向全体党员和支持者开放,并将候选人论辩等重要环节在网上实况转播,起到了吸引眼球、引发关注的效果,我们能”党知名度进一步提高。公民党标榜自身的直接民主和党务公开,规定党的全国大选和地方选举候选人均需通过党内初选产生;还将党产、收支状况等党务信息在本党网站上公开,以展现廉洁形象。在两个新兴政党的影响下,人民党、工社党也都在积极推动内部改革,人民党专门设立党务监督办公室,强化内部机制建设,并主动接受社会各界的检举监督。

 

积极开展对外关系,高度关注国际议题

我们能”党目前已经与70多个外国政党建立联系,与希腊左联党和拉美左翼政党关系尤为密切。总书记伊格莱西亚斯经常将我们能”党与希腊左联党相比,期待像左联党一样执政。伊格莱西亚斯还与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厄瓜多尔前总统科雷亚、乌拉圭前总统穆希卡等拉美左翼领导人联系密切,曾多次率团往访。我们能”党对欧洲一体化存有疑虑,主张赋予各成员国更多自主权利,改革欧盟机构决策和运行机制,提升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透明度;认为欧美自贸协定、欧洲与加拿大自贸协定等有损欧洲现有社会政策和环保政策,反对签署此类协定;主张保护难民合法权利,认为难民有权利享受西班牙和欧洲教育、医疗等基本社会福利,反对在边境直接遣返难民;呼吁西班牙尽快承认巴勒斯坦国,支持西撒哈拉举行民族自决投票。

公民党则与欧洲议会自由和民主联盟党团及其成员党关系密切。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前夕,自由和民主联盟党团主席伏思达率欧洲17个国家的30多名成员党领导人为公民党竞选造势。公民党坚定支持欧盟,主张深入推进欧洲市场、劳工、防务等领域的一体化进程;支持欧盟与美国、加拿大等国签署自贸协定;主张西班牙在北约等国际组织内承担其应有责任,与其他成员国加大协调、沟通力度,共同打击恐怖主义。

尽管两党国际交往重点和国际政策并不相同,但都认为西班牙应加大对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的关注度,认为中国综合国力迅速上升,已经成为多极化世界中的重要一级,这一趋势不可逆转,西班牙与中国加强相互了解和各领域务实合作符合两国利益,有助于各自发展。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西欧局)

(责任编辑:徐海娜)

特别关注 More

读者服务

010-83908407(编辑部)
010-83908400(总编室)
010-83908408(发行部)

在线投稿

在线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