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微信公众号

地区情势

大宗商品低迷期非洲面临三重危机挑战 ——以非洲五大经济体为例

时间:2018-01-15 作者:李智彪 来源:《当代世界》2017年第12期

近期肯尼亚和津巴布韦的政治危机吸引了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其实类似危机隐患在众多非洲国家存在,政治危机背后是经济和社会危机。尼日利亚、埃及、南非、阿尔及利亚和安哥拉是当前非洲五大经济体,也是中国开展对非“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国家。受近年来以石油为主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及全球局势整体动荡影响,五国同样面临不同程度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挑战,需要中国投资者重点关注,尽力规避风险,实现合作双赢。

 李智彪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

DOI: 10.19422/j.cnki.ddsj.2017.12.014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5年数据,尼日利亚、埃及、南非、阿尔及利亚和安哥拉是当前非洲五大经济体[1],五国国内生产总值约占全非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上,对非洲大陆整体政治、经济和社会形势走向影响巨大,同时也是中国开展对非“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国家。然而,伴随近年来以石油为主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严重依赖石油和矿产资源生产与出口的非洲五大经济体经济、社会与政治形势面临严峻挑战,不仅影响各国正常发展进程,而且也对中国在非洲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成挑战,需要中国投资者重点关注。

货币贬值、通胀高企和增长低迷构成的经济危机

非洲五大经济体同时也是非洲油气和矿产资源生产与出口大国,五国经济发展普遍倚重对外贸易,对外贸易又以出口初级产品、进口工业制成品为主要格局,即使是工业相对发达的南非,以矿产品为主的大宗商品出口也占其出口收入的一半左右。这种贸易结构导致各国对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变化比较敏感。自20146月起,以石油为主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经历了一波长时段的持续快速下跌潮,其中石油价格从每桶100多美元跌至最低30多美元,铁矿石、铜、铝等基础金属类矿产品价格也经历了较大幅度的下挫,这对非洲五大经济体宏观经济形势产生了较大影响。

首先,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导致五国出口收入急剧萎缩,出口收入萎缩又引发各国货币大幅贬值或汇率剧烈波动。尼日利亚货币奈拉对美元的年均汇率2015年为193:12016年贬至254:12017年预计将贬至约314:1。埃及原本实行埃磅盯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但在外汇极度短缺并影响到国内经济正常运行的情况下,埃及央行不得不于201611月放弃固定汇率制,让埃磅根据市场供求自由浮动。之后埃磅进入快速贬值通道,埃磅对美元汇率很快就从原先的8.88:1贬至16:1,预计2017年年均汇率将贬至约18:1。安哥拉货币宽扎对美元的年均汇率2015年为120:12016年贬至165:12017年预计为167:1。南非货币兰特对美元汇率呈短期波动态势,如20161月份在16:1上下波动,9月份又回升至14:1左右,2017年预计保持在13.6:1的水平。五国中只有阿尔及利亚因外汇储备相对充足(2015年底总额为1430亿美元),本币对美元汇率基本保持稳定。

其次,出口收入萎缩和本币贬值又引发各国通胀率攀升,五国中通胀问题最严重的是安哥拉。20092015年间安哥拉年均通胀率一直在10%上下波动,2016年猛增至32.4%,预计2017年和2018年将继续保持在30.9%20.6%的高位。尼日利亚和埃及的通胀问题也较严重,2016年两国年均通胀率分别为15.7%10.2%,预计2017年和2018年两国通胀率将继续保持在两位数水平。相对而言,南非和阿尔及利亚的通胀率比较温和,基本保持在6%上下的水平。由于五国贫困人口居多,高通胀对他们的日常生活乃至生存构成很大威胁,他们不得不通过节衣缩食维持生存,一些人则在绝望之下铤而走险,开始从事蒙骗、偷盗、抢劫等不法行为,进而导致这些国家的社会治安形势每况愈下。为了遏制高通胀,部分国家不得不提高银行利率,这种做法又对私人投资构成打压,不利于实体经济的运营。

最后,非洲五大经济体经济增长普遍下滑,其中尼日利亚、安哥拉和南非三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下滑幅度较大。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统计,尼日利亚在19992008年间的年均经济增速为7.5%20092014年间也基本在6%上下波动。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开始大幅下跌后,尼日利亚经济增速一路下跌,2015年降为2.7%2016年更是出现1.6%的负增长,成为尼日利亚近25年来经济发展史上的首次。安哥拉在19992008年间年均经济增速为11.2%20092015年也基本上超过了3%,但2016年罕见地出现0.7%的负增长。南非在19992008年间年均经济增速为4%2009年之后基本上处于连年下跌态势,2016年更是从2015年的1.3%降至0.3%。埃及和阿尔及利亚两个北非国家经济增长情况相对较好。埃及在19992008年间年均经济增速为5.1%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经济增速也基本没有下滑,只是2011年“1·25革命”后经济增速才显现疲态。但20146月塞西担任总统后,埃及经济增长再次提速,2015年和2016年年均经济增速分别为4.4%4.3%,成为非洲五大经济体中经济增速最高的国家。阿尔及利亚19992008年间的年均经济增速为4%2009年之后绝大多数年份保持在3%以上,其中2015年和2016年增速分别为3.7%3.3%

众所周知,宏观经济形势好坏,尤其是经济增速高低对社会形势和政治形势好坏具有决定性影响。非洲五大经济体经济领域出现的危机和挑战,自然也会向社会和政治领域渗透、蔓延。

就业机会严重短缺引发的社会危机

非洲五大经济体在整个非洲大陆属于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相对较好的国家。按照联合国最新统计数据,五国均已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其中南非、阿尔及利亚和安哥拉属于中高收入国家,尼日利亚和埃及属于中低收入国家。但这种采用宏观经济数据简单分类的方法,往往会掩盖各国贫富分化严重、贫困率高等问题。事实上,即使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非洲国家也普遍存在有增长无发展或少发展现象,在经济增速下降或停滞时期,实体经济发展困难,就业机会大大减少,高失业率自然成为非洲五大经济体普遍面临的棘手问题。

根据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统计,2016年非洲五大经济体失业率从高到低依次为:南非(25.9%)、安哥拉(20%)、尼日利亚(12.7%)、埃及(12.6%)、阿尔及利亚(11.6%)。在失业群体中,青年失业者占比更高,如2017年第三季度南非青年失业率高达65.7%。以青年人为主的失业人口的大量存在,是最具破坏力的社会不安定因素。由于他们既没有收入又无所事事,对未来感到失望甚至绝望,很容易成为反社会反政府的潜在力量。在失业率最高的南非,暴力犯罪、游行示威等事件频频发生,其中谋杀和抢劫案件更是呈明显增加态势。据南非警方统计,在20164月至20173月南非财政年度内,全国共报告各类犯罪案件接近213万起,总体比上一年度略有下降,但谋杀案比上年度增加1.8%,总报案数超过1.9万起;民居入室抢劫案增加7.3%,总报案数2.2万余起;商铺入室抢劫案增加5%,总报案数2万余起;劫车案增加14.5%,总报案数接近1.7万起;抢劫运钞车案增加10.9%,总报案数152起。[2] 

南非近年来还频繁发生反对外来移民事件,其中201723月间发生在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等城市的排外游行示威活动规模和影响尤其大。此次活动主要针对来自尼日利亚、津巴布韦、马拉维、莫桑比克和巴基斯坦等国的移民。游行组织者宣称,这些国家的外来移民抢走了南非人的就业机会,还导致南非犯罪率上升,政府应取缔非法零售商,打击各种走私,赶走外来移民。部分城市的游行示威活动还出现打砸外国人商店的暴力事件,并造成少量人员受伤。

尼日利亚和安哥拉近两年的社会治安状况也不容乐观,暴力犯罪案件频发。在尼日利亚南部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及几内亚湾沿海,由于存在不少武装叛乱组织和犯罪团伙,各种针对外国人和油气设施的犯罪活动更是猖獗。2017年前三个季度,尼日利亚海域共发生20起以绑架为目的的海盗事件。201710月,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还发生两名中资企业员工遭绑架事件。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近年来连续被英国经济学人智库评为全球十大最不宜居城市之一,2017年甚至排名第二,不宜居程度仅次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安哥拉于20178月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在这之前三个月内,仅针对中国人的各类刑事案件数量就发生了二十多起,使在安哥拉的中国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受到严重损害。

埃及和阿尔及利亚的社会治安状况稍好。埃及虽然经常发生各种游行示威活动,但大多具有政治色彩。阿尔及利亚也时不时发生一些街头抗议活动,主要是针对就业岗位稀少、物价上涨和房屋供应短缺等问题,一般无政治诉求。

非洲五大经济体出现的上述经济和社会危机,会形成对各国政府的政治挑战。如果各国政府缺乏有效的应对手段,或应对举措不力甚至不正确,很容易使经济和社会危机演化为政治危机。

政府公信力下降和恐袭阴影笼罩下的政治危机

就非洲大陆整体政局看,非洲五大经济体属于政局相对稳定的国家。但在面临日趋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危机,尤其是在各国发展资金乃至财政预算普遍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五国也出现了不同形式的政治危机,集中体现在执政党或中央政府公信力下降以及恐怖主义威胁政治稳定两个方面。

南非是非洲五大经济体中经济发展水平和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现执政党非国大自1994年带领南非人民推翻种族隔离制度以来一直掌权,的确也受到南非人民的爱戴与支持。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非国大在应对危机冲击、发展国家经济方面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加上党内腐败问题日益严重,导致南非人民对非国大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20168月,南非举行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后的第五次地方政府选举,非国大遭遇1994年执政以来首次巨大挑战。在全国200多个城市的换届选举中,非国大在数十个城市败给了反对党,包括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以及号称“非国大之家”的纳尔逊·曼德拉湾市两个选区,这种局面在前四次南非地方政府选举中从未出现。更为严重的是非国大内部出现的分裂迹象。自2009年就任南非总统以来,祖马总统已连续八次遭遇议会提出的不信任案投票。其中,20178月举行的第八次投票首次采取不记名方式。虽然祖马总统最终挫败了提案,但投票结果显示,仍有非国大议员不顾可能受到的党内纪律处分,对该提案投了赞成票。此外,祖马在担任总统的八年内,先后11次重组内阁,创造了世界纪录,也显示出南非政府内部的不团结。

尼日利亚和阿尔及利亚两国均存在国家最高领导人年龄较大且身体多病的情况。2015年当选尼日利亚总统的布哈里现已年满75岁,近一年多内因健康问题已先后三次赴英国就医并停留较长时间。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佛利卡现已年届81岁,身体状况也欠佳,近年来已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因此,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能否有效治理国家时常受到各自国内民众的质疑。埃及总统塞西受到军方强力支持,但“1·25革命”后的国家重建进程充满艰辛。20164月,塞西政府为换取沙特的财政援助,宣布将两座埃及军队租用的沙特红海岛屿蒂朗岛和塞纳菲尔岛归还沙特,结果引发开罗等地民众游行示威抗议,示威民众还公然喊出“塞西下台”的口号。安哥拉现执政党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长年掌权,政局比较稳定,且在20178月平稳实现了新老领导人的政权交接,但该国也存在政治隐患,那就是一直在卡宾达地区搞分裂活动的“卡宾达飞地解放阵线”。

非洲五大经济体还面临恐怖主义威胁,其中尼日利亚和埃及的问题最为严重。2002年兴起于尼日利亚北部博尔诺州的宗教极端组织“博科圣地”,近年来频繁进行各种恐怖袭击活动,已造成2万多人死亡、约260万人流离失所[3] ,成为尼日利亚政治和社会稳定的头号敌人。尼日利亚政府乃至邻国政府曾多次对其进行大规模军事清剿,并宣称摧毁了其主要据点,但“博科圣地”残余武装分子仍时不时兴风作浪。20177月,“博科圣地”在博尔诺州伏击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勘探队,又造成50余人死亡。在埃及活动的恐怖组织更多,危害较大的是“伊斯兰国”组织西奈分支,2016年底以来该恐怖团伙已策划三起针对国内科普特基督徒的大型恐怖袭击活动,共造成数百人伤亡。埃及政府不得不在20174月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为期三个月的紧急状态,并在20177月和10月两次延长紧急状态。即使在这样的高压态势下,20171124日埃及北西奈省一座清真寺还是再次遭疑似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炸弹与开枪扫射袭击,造成至少305人死亡、128人受伤,这是自美国“9·11”事件以来全球范围内死亡人数最多的恐袭案,令全世界震惊,也给埃及的安全形势敲响了警钟。 

 

非洲五大经济体面临的经济、社会与政治危机其实也是非洲大多数国家都存在的问题。三重危机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其中经济危机所发挥的影响和作用最大。非洲国家要化解这些危机,首先应重点关注经济问题,把国家经济建设作为施政重心。鉴于非洲国家普遍倚重出口初级产品的经济发展模式,这种模式极易受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影响,大力推进工业化是转变这种发展模式的唯一出路。当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在低位运行,意味着工业化所需的原材料成本低,非洲国家应抓住良机,快速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工业革命,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它们面临的诸多政治、经济、社会问题,如政局动荡问题、经济结构单一问题、失业问题、恐怖主义问题、贫困化问题等。当然,曾遭受西方殖民主义几百年蹂躏的非洲面临开展工业革命的诸多难题,尤其是资金短缺难题,这就需要国际社会施以援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正好可以回应非洲国家的诉求,弥补非洲国家的短板。非洲五大经济体如能有的放矢地强化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相关举措的对接,它们面临的危机完全有可能化危为机,迎来光明前景。

【本文为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多卷本非洲经济史”(14ZDB063)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责任编辑:张  凯

 

——————————

[1] 本文所用经济数据主要依据联合国20171月发表的《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英文版),世界银行20171月发表的《全球经济展望》(英文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710月发表的《世界经济展望》(英文版),以及英国经济学人智库网站的最新国别动态报告。为节省篇幅起见,文中不再一一注明相关数据出处。其中非洲五大经济体的构成采用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5年数值,按美元名义价格计算,五国国内生产总值排序从高到低依次是:尼日利亚(4938亿美元)、埃及(3302亿美元)、南非(3147亿美元)、阿尔及利亚(1668亿美元)和安哥拉(1030亿美元)。2016年摩洛哥取代安哥拉成为非洲新的第五大经济体。

[2] South African Police Service, Crime Statistics 2016/2017, at https://www.saps.gov.za/services/c_thumbnail.php?id=322, November 9, 2017.

[3] 新华社:《残忍!“博科圣地”儿童“人弹”激增三倍》,2017824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7-08/c_129687716.htm.

特别关注 More

读者服务

010-83908407(编辑部)
010-83908400(总编室)
010-83908408(发行部)

在线投稿

在线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