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微信公众号

每月大事

2017年8月国际形势大事述评

时间:2017-09-04 作者:本刊编辑部/策划 邹国煜/执笔

本刊编辑部/策划        邹国煜/执笔

DOI: 10.19422/j.cnki.ddsj.2017.09.020

 

一、中美元首再次互动,美对华政策心口不一

81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双方就特朗普年内访华和当前朝鲜半岛局势等问题交换了意见。特朗普高度认可当前美中关系发展态势,认同中方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发挥的作用,并愿同中方继续保持密切沟通。然而,双方刚结束通话,美国就举起拟对所谓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的大棒,并于18日正式援引美《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对华发起专门用以打击竞争对手的301”调查。

特朗普政府近期对华政策的反复,一方面折射出其在诸多国际事务上需与中国协调合作,但骨子里又对中国心存焦虑、防范和戒备的矛盾心态。另一方面也延续了其嬗变和无利不起早的作风。除外界揣测的将对华贸易与朝核问题捆绑、以达到以中制朝目的之外,美此时发起对华贸易调查也是为了策应整个西方世界保护主义升温、逆全球化暗流涌动的大背景,迎合国内部分民粹主义选民的情绪和胃口,抬拉当局不容乐观的民意支持率。此举还有一个深层动因,即逼迫那些对美国市场抱有疑虑而在华投资的美国企业回归本土,强行推动资本回流,以缓解本国再工业化后继无力的尴尬局面。

二、中印边界对峙一度胶着,终以印方快闪而宣告结束

82日,中国外交部发布《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文件,重申中国在对峙地区的绝对主权,敦促印方立即撤军,并强调中国捍卫领土主权的决心。文件发布后,印方一度顶风示强:不仅将越界人数由此前47人增加至53人,而且追加军费、宣布部署反导系统、对华实行反倾销措施。15日,印方阻挠中国边防部队对中印边境西段班公湖地区正常巡逻,并发生肢体接触,造成中方人员受伤。随后,印度总统和陆军参谋长分别视察中印边境,印内政部则批准新建一条直抵班公湖的国防公路。27日,中国海军在西印度洋举行实弹演习,引发外界诸多联想。28日下午,印方将越界人员和设备全部撤回,结束了这场长达两个多月的边境对峙事件。

此次事件初期,印方看似有备而来、频频出招。事实证明,步子走得越急说明其内心越是发虚。印方能在最后一刻迷途知返、主动撤走其越界人员和装备,首先应归功于中国政府和军方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并及时有效地采取了一系列有理、有利、有节反制措施。其次,近期印度国内的银行业百万人大罢工、东北部地区独立运动、宗教大师因强奸信徒入狱而引发的教派骚乱等治理困境,让印当局捉襟见肘、首尾难顾。第三,中印是搬不走的邻居,和则两利,斗则两伤。尤其是,两国同为金砖国家重要成员,曾携手在深化南南合作合作、发展完善全球治理、推动国际公平正义等方面做出过重要贡献。中印之间一旦生战、生乱,势必影响现有的全球治理体系和发展中国家的团结合作,影响中印两国关系大局,对印自身发展实属无益。

三、半岛博弈重演过山车擦枪走火风险不容忽视

8月15日,在韩国首尔,韩国总统文在寅出席光复节72周年纪念活动。 韩国总统文在寅15日呼吁和平应对朝鲜半岛核问题,表示韩方将竭尽全力阻止朝鲜半岛发生战事。

86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2371号决议,谴责朝鲜上月两度试射导弹,并对其实施近十年来针对单个国家的最严厉制裁措施。朝强硬反对决议,称将坚持强化核武,并威胁用导弹包围关岛。美国总统特朗普警告称,若朝继续挑衅,美将以烈火般的暴怒予以还击。朝回应称将于8月中旬完成对关岛打击方案。美朝剑拔弩张引发国际社会广泛担忧,中、俄、德等国及时沟通协调,韩国总统文在寅也明确表示坚决反对朝鲜半岛生战。在各方积极斡旋下,美朝一度放低调门,美重申外交手段为解决朝核问题首选,金正恩宣布暂不袭击关岛。美韩乙支自由卫士年度例行军演声势也较以往有所降低。29日,朝鲜再次射导。导弹穿过日本领空,再度引发轩然大波。安理会谴责朝鲜射导行为,要求平壤停止任何导弹试验;文在寅下令展示武力予以回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称必须对朝鲜施以强压;特朗普强硬表态称会考虑一切选项

朝鲜半岛生变、生乱严重威胁地区和国际社会和平稳定。由于有关当事方长期以来的偏见和执念,半岛形势近年深陷紧张——缓和——紧张的怪圈难以自拔。在这种类似于游戏的对赌中,双方赌注越下越大,最后一旦崩盘,带来的必然是当事方乃至整个地区和全世界难以承受之重。半岛问题的本质是安全问题,症结在于朝美、朝韩之间的矛盾。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直接当事方保持冷静和克制,照顾彼此正当的合理安全关切,重启六方会谈、真正坐下来展开务实有效的磋商谈判,才是正确的解决之道。当前轮番升级的口水战秀肌肉,不仅于事无补,而且只会平添擦枪走火的现实风险。

四、《南海行为准则》应运而生,地区形势走向总体向好

美、日、澳等少数西方国家却并不乐见南海“风平浪静”,不仅对框架协议“指手画脚”,还派军舰擅闯中国领海,开展所谓的“航行自由活动”,试图重新激化地区局势,破坏中国同东盟各国的和平合作大局。图为2017年6月19日,在日本东京,行人经过正在播放美国军舰与菲律宾货船相撞事故的节目的电子显示屏。

86日,在菲律宾马尼拉召开的第50届中国与东盟10+1”外长会议通过了《南海行为准则》框架协议。作为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推进和落实,该协议本着合作与谅解的精神,在尊重国际社会海事航行安全与飞越自由、照顾域外国家船只与飞机无害通过南海合理诉求的基础上,强调南海问题的局域性和排他性,旨在排除外部干扰因素,促进南海各当事方之间的互信合作,为和平解决分歧和矛盾营造良好氛围。

这是自2012年南海问题升温以来,中国与相关国家就此达成的首个重要框架性文件,被外界普遍视为中国与东盟加强双边协调、内部消化摩擦和管控冲突的实质性举动,标志着中国与东盟战略互信进一步加强,对该地区局势今后走向具有标志性意义。东盟国家总体肯定南海形势向好势头,对达成框架协议感到满意。尽管美、日、澳等少数西方国家并不乐见南海风平浪静,私下仍小动作频频,但随着《南海行为准则》的不断深化落实,域外势力难掀大浪

五、美国弗吉尼亚州爆发骚乱,种族主义和民粹主义重新抬头

美国多地在13日和14日举行活动,纪念12日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暴力事件受害者,抗议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和新纳粹分子。图为8月14日,在美国华盛顿,人们手持标语在白宫前参加抗议活动。

811日,数千名白人至上主义者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夏市)举行集会。抗议者以反对当地政府拆除美内战时期代表南方奴隶主利益的罗伯特·李将军的塑像为由,手举纳粹旗帜,高呼一个种族,一个国家,停止移民等口号,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游行遭到左翼团体反制。12日,一名白人男子驾车高速撞击并碾压反制人群,造成数十人伤亡。随后,弗州政府宣布夏市进入紧急状态,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谴责暴力事件,但并未批评引发骚乱的白人种族主义团体。特朗普的表态被指有意护短,招致反对党和社会各界广泛批评质疑。

孟德斯鸠曾说过,小国常亡于外患,大国易没于内斗。这是美国近年来最大规模的白人种族骚乱,其罪魁祸首是美近来不断抬头的白人至上主义和新纳粹思潮,根本原因是深深困扰当今美国社会的身份认同和公平正义问题。夏市只是美国的一个剪影,当前个人权利、公民美德、社会秩序这三者之间的失衡已渐成美国社会难以自愈的顽疾,或将进一步撕裂不同族群间的纽带,甚至影响到美新形势下的国家和民族共同体建构。

六、特朗普政府公布阿富汗新战略,调整方向改退为进

8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公布美国对阿富汗新战略。他在讲话中称,美从阿富汗撤军或造成权力真空,并给极端主义和恐怖分子以可乘之机。美军必须继续为胜利而战。新战略拟增加前方授权,增强美军作战灵活性;不再提前公开驻阿美军数量和军事行动计划,并将根据实际战况而非事先拟定的撤军时间表采取行动。此外,新战略还强调阿人治阿,点名要印度在阿富汗问题上多出力,并威胁称不再对巴基斯坦成为恐怖组织避风港保持沉默。尽管新战略中并未明确宣布兵力调配情况,但此前已有美方官员透露,特朗普已同意向阿增兵4000人。

这是特朗普上台以来首次正式公布其对阿战略。特本人此前曾多次表示,美国应该马上从阿富汗撤军。此番公布的新战略与其初衷相去甚远,鉴于特执政团队内将星闪耀,不排除博弈过程中军方强势施压的可能。同时,由于该战略恰巧在特因弗州种族主义骚乱而为朝野所指之际抛出,其背后亦难脱借机转移视线之嫌。新战略标志着美国放弃近年在阿富汗的脱身策略,并转守为攻。由于阿富汗地缘位置特殊、力量构成复杂,美国对阿战略的重大变化,势必给该地区的力量格局和博弈态势带来新的不确定性。至于特朗普领导的美国能否打破阿富汗的帝国坟场” “魔咒、坚持至最后胜利,还有待观察。

七、委内瑞拉成立制宪大会,政局走向牵动地区神经

近日,委内瑞拉通过全国选举成立制宪大会。由于反对派未推举候选人参选,新成立的制宪大会代表均为执政的统一社会主义党的支持者。委制宪大会的成立引发拉美地区和国际社会多方关注。加拿大、墨西哥、巴西、秘鲁、阿根廷、智利等17个美洲国家拒绝承认委制宪大会,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公开以武力相威胁,南方共同市场以委民主秩序中断为名中断委南共市成员国资格。古巴、玻利维亚、厄瓜多尔、萨尔瓦多等国则力挺委内瑞拉,称其成立制宪大会是主权行为,谴责国际社会对委的偏见和制裁。

成立制宪大会原本是马杜罗领导的统一社会主义党政府为抵消反对党在国会中的优势、打破此前政治僵局而走的一招险棋。此举果然招致多方发难,进而演化成了牵动多方神经的国际性事件。目前看,鉴于拉美主要国家和南共体均明确反对军事干预,美国最新表态中调门也较前有所降低,短期内委或无剧变之虞,但各方博弈仍将继续,委中长期政局走势仍待进一步观察。

(责任编辑:魏银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