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大变局下的中美世纪博弈

时间:2022-01-26 作者:迪尔玛•罗塞芙

【巴西】迪尔玛·罗塞芙 | 巴西前总统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逆全球化思潮抬头,中美两国关系日趋紧张。中美矛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逐渐显露并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完全公开化。拜登政府上台后,中美博弈在形式上虽更加外交化,但内在矛盾仍在扩大。中美矛盾已成为美国深层政府Deep State)对华固有认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国际格局加速演变。中美世纪博弈正日益展现在世人面前。

 

中美在一些关键领域的表现对比

从疫情防控、经济复苏、教育科技、国内治理和全球治理等关键领域的对比中可以看出,中美两国世纪博弈的天平,正逐渐向中国倾斜。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方面,美国应对疫情的糟糕表现,进一步凸显了中国抗疫的优异成绩。中国有效控制住了疫情,遏制住了感染和死亡病例的增加。美国政府则明显缺乏领导国家做出有效反应的能力。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中国积极参与国际合作,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和世界卫生组织提供支持,提议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并向其他国家提供疫苗和疫情防控用品,这些行动向世界展示出其不断增强的软实力

在经济复苏和发展方面,中国的表现亦令美国相形见绌。2020年,中国贸易顺差同比增长27.4%,外汇储备大幅增加,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2.3%,与同期美国经济下跌4%、欧盟经济下跌10%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20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时,中美两国GDP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分别为3.86%20.6%。到2018年,按购买力平价标准,美国GDP占比降至15%,而中国已升至18.6%。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经济总量很有可能在2030年前超过美国。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贸易出口国和外汇储备国,且是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没有巨额外债的国家。即使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中国仍按期实现了消除绝对贫困的既定目标,成就举世瞩目。

在教育领域,中美两国间的差距正在快速缩小。从国立实验室和由私立大学主导的各类科研机构看,美国在基础科学方面仍保持领先地位。然而,美国在这些领域的投资相比于里根政府时期已减少了约一半。美国只有5%的大学生学习工程学,而在中国这一比例为1/3。中国正在大规模培养新一代大学生。中华文明素来重视教育,科技和创新更被中国视为在2035年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的重要因素。近年来,中国在工程学、计算机和数学等科技创新关键领域的教育实力已超过美国。中国培养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数量是美国的6倍,比美国、欧盟、日本和韩国的总和还多。中国在“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的博士数量是美国的2倍。

在高科技领域,中美两国正在激烈竞争。在人工智能、5G通信、电子货币、加密技术等领域,中国成就卓著。中国的抗疫表现展示了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巨大威力。在被认为是21世纪科技领域圣杯的量子计算机领域,中美互为主要竞争对手。近年来,中国涌现出150家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约占全球总量的46%,而美国则有107家,约占33%。这些成就在很大程度上缘于中国的大规模投入和对外资的有序开放。

在国内治理方面,中国已显示出巨大优势。以人工智能和通信技术大发展为特征的第四次科技革命正在对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的原有劳动关系带来冲击。这些国家的劳动生产率快速上升,而就业率和人均收入水平却陷入停滞或萎缩,社会财富快速集中,1%最富有的阶层所拥有的财富不断增长。科技革命是人类生产活动自发推动的结果,但在社会领域,国家必须发挥自身作用。中国政府对上述趋势进行了强有力的调控。近年来,中国在边远省份实施了许多规模庞大但短期经济回报较低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这样的战略可能拉低了中国GDP的增长率,但对消除贫困和地区发展差距具有重大意义。

在全球治理方面,二战后在美国主导下创建并在美国一超独霸时期得到进一步巩固的国际秩序正受到冲击。目前,占全球GDP比例逾50%的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主要国际机构中的代表性偏低。中国正大力推动对全球治理体系和治理方式的变革。中国始终秉持多边主义,主张改革现有国际体系,使之成为更加平衡、与现有国际经济关系相匹配的多极体系。与美国相比,中国更重视世界贸易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以及应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等各项国际协议的作用。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不断退群,与上述国际机制渐行渐远。拜登政府上台后,正力图改善与这些组织的关系,但很多伤口依然难以愈合。

 

美国对华偏见与遏制政策的后果

迄今为止,美国对中国充满偏见的看法建立在两个错误的判断之上。

一种判断认为中国永远不可能超越美国。这种观点认为,在不久前几乎还是传统农业国的国家(1980年时中国的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5%)要超赶美国无异于痴人说梦。如果说在1980年时这一观点还有一些市场,那么今天坐拥各类情报和研究资源,并有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各类国际组织支持的美国,为何依然有人坚持这样的看法呢?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严重的意识形态偏见和选择性失明。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2年第  期(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