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影响欧亚地区稳定的历史长周期因素及外部挑战

时间:2022-01-26 作者:李鼎鑫

李鼎鑫 |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


 

2021年是苏联解体30周年,受特殊的历史、地缘政治等因素影响,欧亚地区一直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与政治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欧亚地区风波不断。欧亚的概念有多种地理范围释义,本文所界定的欧亚是除波罗的海三国之外由苏联12个加盟共和国组成的地区,亦可以后苏联空间指代。

近年来,欧亚地区内外安全形势持续恶化,面临诸多风险挑战。一方面,乌克兰东部地区局势持续恶化、激化,濒于战争边缘,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因领土问题爆发战争,德涅斯特河左岸地区局势不稳,白俄罗斯颜色革命苗头初现,特别是美军仓促无序撤离阿富汗导致欧亚地区地缘政治形势骤变,欧亚空间呈现多点震荡发酵态势。另一方面,美国牵头组建由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机制和美、英、澳三边安全联盟(AUKUS)两个地缘政治军事集团,加上军事情报集团五眼联盟七国集团,对欧亚地区形成战略包围圈。在此背景下,欧亚地区地缘政治形势、战略格局走向尤其值得关注。欧亚地区多处溃疡点与来自海洋的包围圈一旦形成同频共振,该地区地缘政治格局或将在内外力作用下进入新的重大调整周期。

 

欧亚地区由30

苏联解体后,欧亚地区国家间纷争、冲突甚至战争时有发生,三股势力(暴力恐怖、民族分裂、宗教极端)活动频仍,打着所谓自由民主幌子的颜色革命此起彼伏,种种乱象均不同程度地有域外大国在背后助推,地区各国对此高度警觉,进一步强化独立自主意识,并与地区稳定性力量联手逐渐形成抵制域外国家干涉的态势。地区形势总体上呈现由的变化趋势。

1991—2001年是欧亚地区地缘政治格局演变的第一阶段,其特点是大局初定、相互磨合、乱变并行。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极力争取国家独立、维护本国主权,部分国家甚至因领土、边界、民族宗教等矛盾发生对抗。摩尔多瓦独立过程中产生的德左问题(摩尔多瓦德涅斯特河左岸地区的地位问题)是俄罗斯与摩尔多瓦争执的关键,一直困扰着地区的和平与发展,目前该问题仍未解决。高加索地区的民族宗教、边界问题在苏联解体后也不断激化。除车臣冲突外,俄罗斯的北奥塞梯与印古什共和国间存在边界争端。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因为南奥塞梯等问题龃龉不断。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因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问题(纳卡问题)关系长期不和。中亚地区同样充斥着不断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与宗教极端主义思想,动乱和小规模边界冲突时有发生。

2001—2013年是欧亚地区地缘政治格局演变的第二阶段,其特点是美俄博弈、中俄携手、乱中有治。普京执掌下的俄罗斯改变了苏联解体初期对中亚等国家奉行的甩包袱政策,开始重视与中亚国家的关系,尝试推动欧亚地区一体化。美国借“9·11”恐怖袭击事件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同时在俄罗斯默许下在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建立军事基地,客观上与俄罗斯在欧亚地区形成博弈之势。欧盟则在2008年提出与乌克兰、摩尔多瓦、白俄罗斯、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六国发展经济合作的东方伙伴关系倡议,试图瓦解俄罗斯整合欧亚地区的雄心。面对美欧势力的挤压,国力尚在恢复调整中的俄罗斯对欧亚地区国家的影响力下降。波罗的海三国先后于2002年和2004年加入北约和欧盟;由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摩尔多瓦和乌兹别克斯坦组成的古阿姆集团(GUAM)试图与俄罗斯分庭抗礼;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乌克兰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暴力夺权、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暴乱等事件相继发生。但与此同时,以解决中国与新独立的俄、哈、吉、塔边界问题为使命的上海五国会晤机制2001年升级为上海合作组织,中亚国家深刻认识到要与中国和俄罗斯进一步深化互利合作,携手建立稳定、安全的地区环境,才能助推本国走出历史惯性,开辟人民安居乐业、国家繁荣发展的新局面,一种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内核的上海精神逐渐形成。上海精神已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共同认可的国家间关系新准则,成为开拓创新区域合作模式的新规范,成为地区局势保持基本稳定的定盘针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2年第  期(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