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新冠肺炎疫情下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的改革路径与中国角色

时间:2022-01-26 作者:李明倩

李明倩 |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研究员,华东政法大学法律文明史研究院研究员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被认为是21世纪迄今为止全球公共卫生遭遇的最大威胁,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应对机制在疫情冲击下受到重创,凸显出全球化时代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从人类共同挑战中独善其身。无论是作为个体的国家还是作为整体的国际社会,都应摒弃意识形态偏见与零和思维,深化合作,共克时艰。世界各国携手抗疫为全球公共卫生治理变革提供了可能性,也为中国助力国际社会走出公共卫生治理困境、推动全球公共卫生治理转型提供了机遇。

 

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机制的现实冲击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给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机制造成了巨大冲击,二战结束后以自由主义为基本理念建立的全球卫生治理框架暴露出功能失灵、治理赤字等问题。对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机制而言,这次疫情带来的消极影响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导致了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政治环境的持续恶化。全球公共卫生议题成为影响国际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的焦点,特别是世界卫生组织被置于政治权力斗争的中心,政治极化现象更加明显。在过去十年中,多边主义治理模式倒退愈加明显,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尽管疫情大流行突显了人类社会的脆弱性和相互依赖,再次说明集体治理的必要性,却也促进了国家权力的复苏和国家主义的回归,进一步削弱了多边主义,导致多边治理机制的普遍主义意愿在一波又一波国家至上主义和民粹主义浪潮的冲击下备受打击。

在疫情的早期阶段,事态已然朝着背离国际合作的趋势发展。美国将批评的矛头对准世卫组织,削减出资份额。各国迅速关闭边境,限制出口医疗设备。以色列甚至动用了其情报机构来秘密获取呼吸机和其他抗疫物资。疫情还影响了全球贸易和投资,许多国家以卫生紧急情况为借口,违背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直接向国内企业提供补贴。事实上,疫情正在引发新的保护主义态势,变相催化了经济民族主义。

与国家保护主义相伴的是部分国家民粹主义愈演愈烈。一些国家的经济民粹主义逐渐演变成对代表多元文化的国际机制和规范的排斥,表现为对精英群体甚至科学的敌视。例如,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期间曾称新冠病毒是一场骗局,美国和欧洲的右翼媒体将应对疫情的一些限制措施描述为过度限制人身自由,将戴口罩描述为有违人权。

二是动摇了全球公共卫生治理主要机制的权威性。疫情暴露了现有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机制的脆弱性,也动摇了国际社会对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框架及其主要机制权威性的信任,导致全球公共卫生治理出现信任和责任赤字。作为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的主要机制,世卫组织一直寻求加强其机构权威,致力于协调各国的卫生工作。此次疫情中,世卫组织呼吁各国团结一致,并通过提供技术信息、协调卫生研究和筹集应急资金等措施支持各国防范、快速发现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然而,《国际卫生条例》仅规定了世卫组织的规范性权力,这是一种依赖成员国合作的权力,并没有强制执行力。疫情期间,世卫组织呼吁各国加强合作,却无法要求各国必须听从其意见。个别国家违反《国际卫生条例》义务,不仅没有根据世卫组织的警告和建议采取相应的防控行动,甚至将意识形态偏见置于流行病学现实之上,以疫情为名,对他国进行污名化。疫情之下,一些国家不是合作抗击共同威胁,而是各自为政,甚至不乏对抗,世界陷入停滞危机。现有全球卫生治理框架中主要机制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备受打击。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2年第  期(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