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有效民主需避免“金钱政治”和“颜色革命”干涉

时间:2021-12-10 作者:【俄罗斯】谢尔盖·格拉济耶夫

【俄罗斯】谢尔盖·格拉济耶夫 |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欧亚经济委员会一体化与宏观经济部部长、前总统顾问


从定义来看,民主指人民政权。因为历史文化传统、社会意识形态和所处时代不同,民主(人民政权)形式多种多样。当今,全民直接参与国家元首和政府机构代表选举这一形式盛行于世。从11世纪的诺夫哥罗德公国开始,随着社会世俗化、君主制被推翻,经过几个世纪发展,这一政治形式逐渐在欧洲成型。这一进程的主要推动力是资产阶级,他们也是当时主要的选举人。如今,资产阶级通过资助政党和大众传媒、拉拢政客,在选举进程中扮演着重要的政治角色。

对选举流程及胜选政客权力进行监管可以限制资本掌权。君主立宪制就是如此。在社会主义国家,作为意识形态的载体,共产党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则组织形成,监督选举制度。民主集中制原则规定,党的所有机关都应通过选举产生。独裁主义、民族主义或神权政治则常常打着民主的旗号,为谋得合法性和外界尊重而效仿选举制度。

民主是否高效,取决于对选举流程和胜选政客的公共监督能否落地。这种监督一般是通过权力更迭实现的,即选民不会投票支持那些没有兑现承诺、辜负人民期盼的政党和政客。但是,篡权等情况时有发生,即当权政党拒绝交出权力,在之后的选举中造假以及限制其他竞选者参加。例如,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党便通过镇压共产党等手段上位。二战结束后,美国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当时,美国共产党人被禁止参加选举并受到严重迫害。民主体系腐败的最新体现是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被以金融寡头和强力部门为首的深层国家操控。在非洲和拉丁美洲,上层统治阶级控制选举权和政权更是屡见不鲜。要避免类似情况发生,必须依靠意识形态监督机制,这也是重要的方法。例如,在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绝不可能出现领导人或议会篡权的情况,因为他们的权力受到限制。神权国家也同样如此,因为这些国家的总统和议会权力被宗教限制。

在意识形态限制缺位的情况下,民主制度往往屈服于外部压力,将国家主权拱手交给他人控制。美国情报机构频频策动所谓颜色革命,利用自己安插的代理人和间谍影响舆论,对他国进行操控。许多原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饱受其害。外部操纵通常是以间接方式实现的,如美国资本掌控西方主流媒体,通过主导新闻内容和社会政治节目,操控公众意识形态和政治偏好。对美国资本不利的政客被剥夺了接触媒体的机会,而其同伙或代理人则得到充分支持。德国和日本就是典型。美国至今仍在这两个国家拥有军事基地。因此,一个国家只有拥有强大的意识形态机构,才能保护其信息空间免受外国势力侵扰。

长久以来,美英等国通过建立密集的舆论影响分支网络,对他国民主机制进行操控。美英当局精心培育年轻的政客和记者,为其提供数千笔资助,助其日后在所在国民主机构中顺利升迁。受美国情报机构管控的基金会则投资成立了多个非营利组织,系统化逐步开辟所谓青年民主之家等公共政治空间,对所在国领导精英的构成施加了巨大影响。 

这种受外界操纵的民主不可能是高效的,因为人民投票选举出的领导人无法独立通过决议,而是需要不断同外部势力协调磋商。美英帝国主义的做法表明,外部势力推举自己人担任所在国财长、防长、外长和央行行长,进而对该国施加外部干涉。无论谁当选总统或议员,外部势力只要控制了上述四个重要机构,就几乎控制了整个国家。在关键时刻,这些贪赃受贿的议员总是能够通过合适的相关人事决定。

美英等国在世界各地强行推行所谓的民主制度,但这些图谋均没有使受到监控的国家走向繁荣。实际上,这些腐败、虚伪的假民主政权已经沦为服务西方资本利益的工具。这些政权披着民主的外衣,掩盖其傀儡本质和反人民的性质。在假民主政权的帮助下,美英对这些国家进行剥削,通过掠夺其大部分国民收入来确保自身繁荣。

在瑞士,所有重大问题都是通过全民公投决定的,国家领导层由各州代表按既定程序轮流担任,因此被视为民主的理想形式。然而需要指出的是,瑞士是一个联邦制国家,中央权力薄弱。这种国家结构不要求捍卫国家主权。换句话说,瑞士对任何外部影响都敞开大门。

民主制度必须受到意识形态控制才能保证自身有效性。我们需要一支廉洁且意识形态纯粹的政治力量。这种政治力量能够监督选举过程的合法性,避免胜选政客实施篡权等非法行为。以爱国主义为导向的武装力量也无法胜任监督民主制度有效性这一职能,因为其本身也可能被收买或受到外部影响。在意识形态监管缺位的情况下,民主制度很容易被腐败侵蚀,进而为资本提供庇护。

意识形态监控力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受外部威胁强度,小到对公共舆论施加温和影响,大到实施极权主义。例如,由于内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需要尽一切可能集中资源捍卫主权,所以制定了极为强硬的监管模式。中国的经验表明,如今监管或无须如此严苛,全过程人民民主具备有效的运行机制,有利于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总之,为了确保民主有效性,在充分保障公民自由和权利的同时,要极力避免受外部操纵、收买,确保当局为全体人民利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