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西式民主迷思与中国之治坦途

时间:2021-12-10 作者:张树华

张树华 |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兼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主义民主研究中心主任


进入21世纪以来,在恐怖袭击、金融危机、政治极化、民粹浪潮和新冠肺炎疫情轮番冲击下,西方世界在持续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困境中步履蹒跚。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创造了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两大世界性奇迹,新时代的中国人民正朝着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阔步前行。

当前,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交织叠加,世界步入新一轮动荡变革期,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显著上升。在西方之乱与中国之治的大背景下,世界大国围绕民主、自由、人权等政治价值的纷争更加激烈。国际形势新变局对中国既是空前挑战,也是突破西式价值体系和话语霸权禁锢的历史机遇。如何把握好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两个大局,总结提炼好中国之治的价值意蕴和实践经验,更好地向世界讲好人民民主和中国发展的故事,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重大课题。

 

西式民主陷入理论迷思和实践困境

民主无论是作为政治概念、政治观念、政治价值,还是作为政治制度、政治模式、政治体制,抑或作为政治道路、政治进程,都是历史的、变化的、具体的、多样的。

无论是古希腊时代的理想国设想和城邦民主,还是中国春秋战国时代以来的大同思想和民本主张,人类社会对好政治的追求和探索几乎从未停止过。然而,近代以来,人类政治文明却偏离了共同发展的正轨。凭借率先实现工业化而积累起来的先发优势,以少数欧美大国为核心的西方世界在大规模全球扩张的过程中,逐渐将自身的政治理念和发展模式强行输出到外部世界。

从源头上看,冷战后至今的西式民主,主要来自冷战时期数代西方民主理论家的改造。1942年,美国学者熊彼特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一书中,最早实现对民主的西化改造。古希腊城邦民主时代所强调的人民的统治,以及近代西方启蒙思想家主张的人民主权等核心理念,都被从民主的本质中剔除。在大众民主的名义下,熊彼特将民主的本质最小化为人民通过参与投票选出自己的代表来行使权力。也就是说,只要确保全体选民能够平等地参与所谓定期的、公平的竞争性选举,民主就得到了实现和保证。这种以选举为核心要素的精英民主理论,历经罗伯特·达尔、萨托利等几代西方民主理论家的不断充实、打磨,逐渐被确立为西式民主的标准模板,并在少数西方大国的主导下被包装成所谓普世价值

2021年是冷战结束30周年。从世界政治的角度看,冷战后的30年,很大程度上是被西式民主主导并塑造的30年。进入20世纪90年代,苏东剧变宣告了冷战的终结,也标志着二战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模式之间近半个世纪硬竞争的阶段性中止。西方主流社会思潮由此乐观地认为,西式民主和自由市场经济模式是普世的、永恒的,是全人类幸福的归宿和终极目标,在不久的未来必将一统世界。然而,冷战后30年世界政治风云变幻的事实并未印证这一点。

总体而言,冷战后的30年,既是西式民主全球扩张的30年,同时也是其理论出现破绽、实践渐次破产30年,是其出现整体性危机的30年。在自诩为民主大本营的欧美,西式民主正从理论上走入迷思、在实践中深陷泥潭而难以自拔。

早在2005年,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就发出西方民主已死的哀叹。10年后,西方学术界对西式民主的反思著作越来越多,就连一些号称民主旗手、以宣扬鼓吹西式民主为己任的智库也不得不改换腔调。20213月,总部设在美国的自由之家发布的《全球自由评估报告》指出,自2006年起,全球民主状况已陷入连续长达15年的衰退期,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进一步加剧了这种衰退。2020年,全球民主状况得到改善的共有28个国家或地区,遭遇衰退的则多达73个,创下15年来最大反差。而从人口比例上看,全球有多达75%的群体遭遇到了民主衰退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1年第12期(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