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西方自由主义治理失败的制度根源

时间:2021-12-10 作者:范勇鹏

范勇鹏 |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以西方为代表的自由世界的治理失败昭然若揭:数百万人民失去生命,医疗系统几度濒临崩溃,全社会躺平,社会经济遭受重创;政府进退失据,政策摇摆反复,政客热衷于逞口舌之利、互相推卸责任和向他国甩锅。曾经被不少西方媒体和政治学者描述为治理榜样的首善之区,今天暴露出全面的僵化、混乱、颟顸甚至愚昧。目前看来,疫情仍将持续,相关国家似乎只能靠病毒的自限或疫苗、药物等技术突破才能有望渡过难关。诚然,对付病毒离不开科技手段,但是治理的含义在于政府或其他权威机构运用权力、资源、技术、信息等对社会进行有效的组织管理。如果一个国家已经无法寄希望于通过对人和社会的组织协调来解决问题,毫无疑问其治理已经宣告失败。

以美国为例,治理的失败不仅体现在疫情防控不力上,近几十年来,美国的治理状况呈线性下降趋势,从金融管理失败引爆全球性危机,基础设施退化带来公共灾难不断,贫富分化加剧和文化治理失效造成当前阶级、种族矛盾突出,枪支、毒品管理和社会治安困境积重难返,直到2021年迁延数月之久的港口、物流梗阻,无不显示出这个世界第一强国的全面治理危机。

西方治理危机源于其自由主义的制度、文化和治理观念的先天性缺陷。自由主义是西方现代社会制度的核心原则,自由是西方现代思想的核心概念。虽然美国拜登政府在东拼西凑搞所谓领导人民主峰会,实际上美国从建国起,其制度逻辑和政治原则都说不上民主,而是自由。直到冷战后期,美国都很少自称为民主国家。现代民主原本是欧洲社会主义运动所打出的旗帜,西方资本统治阶层所豢养的思想家经过几代人的精心建构,才将民主与自由嫁接,制造出自由民主这样的虚假概念。实质上,所谓自由民主就是披着民主外衣的自由。那么自由到底指什么?自由主义治理观何以必然失败?回答这些问题离不开对自由主义历史的回溯和对自由制度原则的分析。

 

自由制度的由来

自由主义是现代资本主义的伴生物。近代之前的欧洲处于封建王权贵族和教权的双重统治之下。在此社会制度之下,既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主权国家,也没有现代意义上的自由个人。从国家角度看,封建制度的基本特征之一是政治权力的分层,不存在贯穿中央和地方的主权;教权与世俗政治权力也处于分庭抗礼的博弈状态。因而国家无法集权,无法提供广泛的公共产品,无法保护商业活动,更不可能推动重商主义的贸易政策。从人的角度看,多数人处于人身依附链条之中,特别是在法兰克和德意志地区主要体现为封君封臣关系,即便是相对独立的自治城市,其地位和商业活动也会受到贵族的限制、盘剥乃至劫掠;教权的意识形态也天然地阻碍商业活动的开展。对于新兴的商业资产阶级,这种社会结构是巨大的障碍,自然欲除之而后快。自13世纪起,这一新兴阶级首先就要打倒教会,推翻天主教的财富观,为自身不择手段获取财富辩护,解放资产阶级的个人,于是其发明了自由主义的哲学。商业活动除了需要自由,也需要法律、和平和武装,因而这一新兴阶级也致力于建立强大而集中的政治权力,建立资产阶级的国家

1618—1648年欧洲爆发三十年战争时,新兴资产阶级已经拥有了相当强大的政治影响力,不仅这场战争的过程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资本力量操纵,而且战争的结果——《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也树立了符合资本意志的主权国家观念和保障私人企业及商业活动的国际法体系。基于资本与政治权力的结盟,现代主权国家脱颖而出。

但是,资本的目的是自己来统治,必然不甘心容忍集权国家的任何制约,因而无论是法国式的专制王权还是英国式的君主集权显然都不符合资本的意愿。资本通过各种形式的革命限制甚至消灭了国王的主权——在英国建立了议会至上的原则,在法国则砍掉了国王的脑袋,但是资本并没有直接出面接管权力,而是采取了俘获的方式来进行幕后操纵。资本的幕后统治需要一系列的装置来实现,观念上就是自由主义,尊崇个人(实际上是资产阶级)权利,反对国家的干预或没收;制度上就是在封建制度基础上改造而成的代议制以及在公司制度上演变而来的议会内阁结构;法律上就是建立起法治至上的原则,确保王在法下宪政国家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1年第12期(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