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阿富汗和平发展的政策选择及中国建设性角色

时间:2021-12-10 作者:王楚天

王楚天 |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编辑


2021815日,阿富汗塔利班(阿塔)兵不血刃占领首都喀布尔,阿富汗由此进入阿塔时刻。阿富汗也因这一重大变局,迅速成为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关注的焦点。一方面,美国过去20年在阿富汗的军事干预以事实上的失败告终,这再次唤起国际社会对阿富汗被称为帝国坟场的思考。另一方面,新生的阿塔临时政府面临获得国际承认、推动经济发展等一系列挑战,特别是和平发展的政策选择尤为关键。中国作为重要邻国,在推动实现阿富汗和平、稳定和发展方面可以发挥更大作用。

 

帝国坟场的历史教训

历史上,英国、苏联和美国曾先后试图军事征服和政治控制阿富汗,但均以失败告终,并且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阿富汗作为帝国坟场可谓实至名归,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外部强权始终无法以战争或其他军事手段征服并控制阿富汗。阿富汗境内五分之四以上土地是山地和高原,只有西南部和北部存在平原,这导致了外部强权一旦进入阿富汗腹地就将面临战术被动和后勤困难。第一次英阿战争期间,尽管英国拥有武器优势以及英属印度殖民地的后勤支持,但阿富汗抵抗力量仍然能够频繁借助复杂地形偷袭和伏击英军。18421月,他们依托山地峡谷在英军撤退路线上不断设伏,几乎将1.6万余名英军全歼。阿富汗国内各民族骁勇善战、不屈不挠。以第一大民族普什图人为例,其深受部族律法和行为准则普什图瓦里的影响,信奉珍视荣誉、不受外部力量控制,故而坚持与所有外部强权斗争到底。在19世纪,处于权力巅峰的大英帝国始终无法控制普什图部落区。20世纪80年代,苏联在阿富汗战争中投入大量兵力和现代化杀伤性武器,尽管战争导致数以百万计普什图人伤亡,但他们从未屈服。

其次,外部强权始终无法在阿富汗建立合理的治理模式。以2001年美军推翻阿塔政权后牵头组织建立的民选政府为例,阿富汗首届民选政府总统卡尔扎伊在外部获得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在内部则与反对阿塔的北方联盟等势力结盟,试图在阿富汗建立一种强中央、弱地方的治理框架。在这一框架下,以卡尔扎伊为首的中央政府直接任命各省省长以及省之下的各区区长,省议会选举和区议会选举的实际作用不大。然而,这一明显违背阿富汗弱中央、强地方传统的政治框架在运转中面临诸多问题。作为高度本土化的政治和军事组织,阿塔基层指挥官和战士几乎都在其出生地附近活动和作战,对于当地的政治生态和部落情况了如指掌,知道如何扩大自身影响。相比之下,中央政府派出的地方官员则因为不熟悉情况、缺少当地支持而在很大程度上沦为局外人

再次,外部强权掌控下的阿富汗经济难以自立,成为需要持续输血的无底洞。无论是英国入侵下的王国时代、苏联扶持的人民民主党政府时代,还是2001年后美国扶持的民选政府时代,阿富汗经济无一例外的羸弱不堪,阿富汗中央政权以及军队的存续本身都需要外部输血支持。外部强权以治理本土化为由扶持的政权和军队,不仅不能为其分忧解难,反而成为其巨大负担。第一次英阿战争期间,英国为了平息抵抗而向当地部落发放巨额补助金。但事实是,一旦补助金停发,新的武装反抗就会出现,甚至演变为全国范围的起义,最终英国深感无力应对而被迫撤军。美国在2001—2021年阿富汗战争期间共投入超过2万亿美元,这严重影响了美国财政,拖累其在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医疗保健、教育等领域的投入。直到2021年美军撤出之前,阿富汗政府在经常预算、发展预算以及维持安全部队运转等方面仍然严重依赖美国及其盟友的资金支持。

 

阿富汗和平发展的政策选择与实现路径

随着2021815日阿塔重新控制喀布尔和830日美国完成从阿富汗撤军,阿富汗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这意味着阿富汗在经历了长时间外部武装干涉之后终于迎来自主发展的时机。在今后及未来一个时期内,域内外大国大规模军事介入阿富汗的可能性较低,应该没有国家想重蹈军事占领——遭到激烈反抗——继续加大投入——寻求脱身途径——最后无奈撤出的覆辙。阿富汗局势未来发展的关键在于再次上台执政的阿塔能否吸取历次中央政府及其20世纪90年代首次执政时的经验教训,切实坚持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真正走出一条和平发展的道路。

首先,阿塔政权要坚持广泛包容的政治取向,团结各民族、各派别共同致力于和平重建。当前,阿富汗国内政治势力以及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普遍希望阿塔切实摒弃历史恩怨,真正建立起包容的、基础广泛的政府。阿塔就此也积极表态,表示无意垄断政治权力。阿塔高级领导人谢尔·穆罕默德·阿巴斯·斯坦尼克扎伊在8月底表示:塔利班领导层正在与不同族群、政党积极协商,组建一个在阿富汗境内外都被接受并得到承认的政府。然而,由于政治斗争、势力平衡、族群矛盾、经济困境等种种原因,现实与此出入较大。97日,阿塔宣布组建新政府,并向外界公布了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政府建构,同时公布部分政府官员名单。从这份名单看,临时政府高层几乎全部由出身普什图族的塔利班高层领导人和中层指挥官担任,阿塔之外的政治势力以及塔吉克族、哈扎拉族和乌兹别克族在临时政府中的代表性体现不足,这引起了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的普遍担忧。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任何单一民族或者政治团体企图垄断阿富汗政治权力必将遭到其他民族和政治组织的抵制和反对,若不能解决这一问题,矛盾和冲突将会重演,甚至导致国家层面的混乱。因此,阿塔政权需要与国内主要反对派等力量达成政治和解,这是实现阿富汗国内政局稳定的重要条件之一。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1年第12期(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