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面向未来的全球贸易治理改革

时间:2021-12-09 作者:张丽娟

张丽娟 |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国际上对全球贸易治理的改革议题和方案讨论已久,亟需凝聚共识、推进合作。治理改革应包容各利益攸关方,治理体系应兼顾约束性与灵活性,治理目标应保障发展利益。作为国际经济合作主要论坛,二十国集团(G20)应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中发挥引领作用,提高解决重大核心问题的效率,加快全球贸易规则与时俱进的现代化步伐。

 

全球贸易治理改革应包容各利益攸关方

21世纪全球经济治理面临的难题之一是治理主体即利益攸关方的范畴不断扩大,不仅传统的主权国家以成员身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贸易组织(WTO)和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中发挥作用,非国家行为体特别是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民间社会团体等也通过不同路径影响并广泛参与到全球治理变革中,使得关于全球经济治理的行为主体空前多元化。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各利益攸关方对治理议题的关注重点不同,对改革治理规则的排序也不一样。这使得利益攸关方在全球化与去全球化的冲突中格外关注如何维护自身发展利益,客观上加大了多边谈判的难度。

在利益攸关方的力量对比中,有两个方面值得特别关注:一是新兴经济体的群体性崛起;二是微观经济实体特别是跨国公司对全球产业布局的深度调整。

新兴经济体的群体性崛起代表着全球经济格局前所未有的转型,全球贸易治理各利益攸关方的影响力对比也随之发生了改变,新兴经济体在国际规则中的利益诉求和参与规则制定的话语权需求都在同步提升。在20世纪的全球贸易治理体系中,《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和继承其衣钵的WTO的决策基本遵循了共识(Consensus)原则,这一原则的确立旨在保障多边贸易决策机制中各缔约方权利与义务的平衡。在关贸总协定时期的各回合谈判中,即使那些没有参与规则谈判的局外成员,也主动或被动接受了由少数国家率先达成共识进而在多边谈判框架下形成的贸易治理规则,但这一前提条件在当下全球贸易治理体系变革的格局中已难以实现。随着成员方的增多和谈判议题的扩展,多边谈判的共识建立Consensus-Building)愈加困难。新兴经济体在世界经济和全球贸易中的角色作用与关贸总协定时期截然不同,相应地,在制定全球多边贸易治理新规则中的利益诉求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突出。一方面,新兴经济体被要求进行更大幅度的贸易开放,接受更高标准的贸易与投资规则;另一方面,新议题和新规则与其国内改革之间的矛盾交织也使得新兴经济体必须主动参与多边谈判,在制定公平与合理的规则方面有所作为,由此推动形成了全新的贸易治理权力结构和利益分配格局。

在全球化潮起潮落过程中,跨国公司是全球化和去全球化的载体,对国家行为体和非国家行为体都有相当大的影响。作为全球贸易治理体系的重要利益攸关方,跨国公司既是治理规则的受益方,也是受制方,不能低估其政治经济影响。当前跨国公司正在进行后疫情时代的全球产业布局,新布局比以往更加重视制度成本的考量,其中对全球经济治理新规则的影响尤为显著。比如,2021112日,G20正式批准设立15%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这一全球税收治理新规则将直接影响跨国公司的全球价值链重构和产业布局。基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变革,跨国资本需要重新平衡其全球价值链的效率与安全或者说韧性,以期通过合理布局供应链确保其运营效率的最佳水平,同时,跨国公司还要防范因全球突发重大公共危机或临时性贸易限制措施可能引发的破坏性影响。因此,跨国公司既要关注母国的政策制度环境,也要关注东道国的营商环境以及国际新秩序的影响。跨国公司寻求效率与安全的有效平衡必须依赖外部治理环境,特别是制度环境。人力成本和地理距离固然重要,但制度环境对营商选址布局的影响更为显著。如果贸易治理规则将环境标准和劳工标准纳入其中,对跨国公司的全球发展战略无疑将产生更大的影响。

在当前的全球贸易治理体系变革中,有基于权力或规则的国家行为体角色利益之争,也有各种非国家行为体角色力量的交织博弈。历史告诉我们,在全球治理体系的长期演变中,既有力量与新兴力量之间的规则谈判和利益分享从来不是易事,但和平与发展是人类共同愿望,这也正是在21世纪的全球治理中需要强调包容性的重要意义所在。

 

全球贸易治理体系应兼顾约束性与灵活性

全球贸易治理体系亟需改革,这是基本共识,但关于如何改革的共识仍然没有建立起来。各方从各自的利益和立场提出了不同改革方案,各界围绕相关改革方案争论已久,既涉及利益冲突也存在共同利益,因此面向未来的全球贸易治理规则应兼顾约束性和灵活性。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1年第12期(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