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驱逐外交官风波凸显土耳其与西方的撕裂

时间:2021-11-16 作者:唐志超|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唐志超|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前不久,因西方10国驻土耳其大使集体施压要求土耳其当局释放政治犯奥斯曼·卡瓦拉(Osman Kavala),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此10位外交官为“不受欢迎的人”,并发出了驱逐威胁。此举引发土耳其与西方国家关系新一轮紧张。这场风波虽因双方各退一步暂告平息,但土耳其与西方离心离德、渐行渐远的趋势或难逆转。


卡瓦拉事件引发土耳其与西方新一轮冲突


卡瓦拉事件是引发本次风波的导火索。现年64岁的奥斯曼·卡瓦拉是土耳其著名商人、社会活动家、慈善家,也是一名政治犯。2017年10月,卡瓦拉在伊斯坦布尔被捕,土耳其政府指控其涉嫌参与2013年反政府抗议运动和2016年未遂军事政变,企图颠覆现政权。2020年2月,卡瓦拉被无罪释放,但随即再次被捕。3月,欧洲人权法院针对卡瓦拉案件作出卡瓦拉无罪的裁决,要求土耳其政府释放卡瓦拉,但遭到土耳其政府拒绝,引发西方国家对土耳其当局的口诛笔伐。2021年10月23日,美国、德国、加拿大、丹麦、芬兰、法国、荷兰、新西兰、挪威和瑞典等10国驻土耳其大使馆联名呼吁土耳其遵守国际义务和国内法,执行欧洲人权法院裁决,立即释放卡瓦拉。土方对此极度不满,土耳其外交部随即照会10国大使。总统埃尔多安发表声明,指责此举干涉土耳其内政,宣布10国大使为“不受欢迎的人”,并威胁将其驱逐出境。西方媒体称这场风波为埃尔多安主政土耳其19年来土耳其与西方最深刻的一次危机。10月25日,美国驻土大使馆率先发表声明,称将继续遵守《维也纳外交公约》第41条不干涉驻在国内政的义务条款,其他使馆随后跟进。作为回应,埃尔多安也收回了之前的“逐客令”。卡瓦拉风波暂告平息。


土耳其与西方渐行渐远


卡瓦拉风波是西方对土耳其内政赤裸裸干涉所致。西方始料未及的是,同为北约盟友的土耳其竟然作出如此激烈的强硬回应。对土耳其而言,卡瓦拉并非西方一再宣传的“慈善家”和普通商人。卡瓦拉与专门在全球煽动“颜色革命”的美国大亨乔治·索罗斯关系密切,他和索罗斯一起成立了“开放基金会”土耳其分部,卡瓦拉还在土耳其和欧洲建立或资助成立了诸多非政府组织。土耳其政府指控卡瓦拉及其支持的这些组织从事反政府活动,称其为“土耳其的索罗斯”。

对埃尔多安和执政已19年的正义与发展党而言,其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来自外部,而是内部。就内部政治威胁而言,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亲西方力量,二是居伦运动,三是库尔德工人党,而前两者对埃尔多安构成的威胁更为致命。拜登上台终结了埃尔多安与特朗普的“蜜月期”,转而在民主和人权方面对埃尔多安施加更大压力。2023年土耳其将迎来大选,得到西方支持的土耳其政治反对派加紧筹备,在内政、外交、经济等一系列领域对埃尔多安发动攻势。在此背景下,埃尔多安势必对西方此次干涉行为作出强有力的反击。

事实上,卡瓦拉风波是近年来土耳其与西方关系持续紧张、日益恶化的一个缩影。土美、土欧围绕民主人权、库尔德问题、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叙利亚问题、塞浦路斯问题等龃龉不断,美国对土耳其实施经济和军事等多项制裁,将土耳其踢出F-35战斗机联合生产项目,土耳其甚至与希腊、塞浦路斯和法国等爆发军事摩擦。近日欧盟发布的关于土耳其入盟最新进展报告再次给土耳其泼了冷水,土耳其的“入欧梦”几近破碎。

当前,土耳其与西方之间的矛盾已不再是围绕某一具体问题的利益和观念冲突,而是升级为话语、身份、意识形态和战略分歧的结构性矛盾。对土耳其而言,长期由西方主导的世界权力格局正在发生根本性改变,西方已不再是土耳其必须事事依从、盲目追随的“大哥”。对西方而言,土耳其已经“变色”,不再是整日梦想“脱亚入欧”、主张实现“全盘西化”的“小弟”,其已由西方推崇的伊斯兰世界民主和世俗的“样板”变为一个崇奉保守伊斯兰主义、新奥斯曼主义的“威权国家”,埃尔多安更被视为“独裁者”。因此,土耳其与西方关系正渐行渐远,情感和利益日益疏离,这或将成为难以逆转的长期趋势。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1年第11(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