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从选举看日本政治生态流变与特性

时间:2021-11-15 作者:吴怀中

吴怀中 |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从2021年9月起,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日本政坛相继举行了3场重量级选举,分别是9月29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10月4日的内阁首相指名选举、10月31日的众议院选举。如此集中、高频的选举战,在日本当代政治及选举史上较为罕见。从结果看,因自民党优势较大且在野党涣散无力,三场选举中自民党总裁选举更具实际意义。透过选举博弈及选战过程,可以发现日本政治生态的三个重要特征,即自民党派阀政治力学仍在强劲运转、政坛继续“向右看齐”并具外溢影响、政治稳定之下暗含潜在风险。


派阀逻辑与旧政治力学依然强劲


岸田文雄当选自民党新总裁并“顺理成章”成为日本第100任首相,是自民党“派阀力学”作用的典型结果,即派阀领袖的意志会对国会议员的投票选择产生极大影响。与选前一些预测不同,自民党总裁选举首轮投票中人气旺盛的河野太郎未能赢得选举,这使得第二轮投票时岸田文雄的优势更加明显,获胜已毫无悬念。所有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源自于自民党“派阀力学”的影响尤其是安倍晋三与麻生太郎(即“安麻体制”)的操控。

与以往相比,本次自民党总裁选举的一大特点在于以河野太郎为代表的新生代政治人物试图在党内推动世代更替,以减少派阀政治的影响。因此,谋稳和求变、保守和求新,即传统的派阀政治和兴起的民意动向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逻辑之间展开了激烈的博弈和较量,它们之间的复杂互动深刻影响了当今日本政坛格局乃至政治走向。  

自民党的派阀领袖与权力精英似乎无视公众对特立独行的挑战者河野太郎的偏好,在领导权的决胜选举中选择了一位与前任菅义伟及安倍晋三具有更多继承性而不是改革性或突破性的政治人士。自二战结束以来的几十年里,自民党几乎垄断了国家政治权力。一些党内派阀及大佬认为,由于在野党力量薄弱、选民投票率低,自民党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输掉的可能性较低。退一步说,即使自民党不能保持“稳定多数”席位(244席),也仍然能够依靠联盟伙伴公明党来保住权力。实际上,借助本次自民党总裁选举的热潮,民众对众议院选举的关注度有所加大,自民党的支持率不降反升。即使在岸田领导下,自民党仍然有望继续保持其在众议院“绝对稳定”多数席位(261席)。因此,在基本上不受选举压力影响的情况下,党内派阀领袖及大佬们选择了可预测的前外相——一位让人更满意和放心的人选,同时协同策划了一场 “阻止河野”的运动,成功控制了任何偏离他们政治意向和路线的“旁门另类”的革新冲击。

作为一名政治家,岸田文雄给外界的印象似可预测,因而尽管他为了选举需要曾承诺改革自民党,但实际上应当不会对派阀采取破坏性的强硬行动。相反,河野太郎则表现出一种不与党内派阀协调就采取行动的倾向,且其权力来源主要是社会民望,这是对派阀主导地位的明显挑战。最终的选举结果证明,以河野太郎为代表的“革新”势力未能冲破自民党派阀政治的藩篱,党内“世代更替”和新旧动能转换尚需时日。这次总裁选举实际上是自民党内派阀勾连、密室操盘和利益平衡的结果,并不取决于自民党普通党员和民众意志。岸田文雄的当选与其说是其本人的胜利,不如说是“安麻”派阀的胜利,这也集中反映了近10年来“安麻体制”的强大力量和影响力。

岸田文雄上台是党内派阀和大佬支持的结果,其上台后的党政人事安排也充分体现了论功行赏、按“阀”分配的鲜明导向。民意调查中表现最强劲的三位候选人——河野太郎、石破茂、小泉进次郎均没有成为岸田政府的核心人物。无论是政府内阁还是自民党高层人事,都带有浓重的“安麻体制”色彩,政权中枢和要职基本被安倍晋三所属的“细田派”和以麻生太郎为代表的“麻生派”所把持。例如,岸田文雄将党政最重要的职位即内阁官房长官和自民党干事长分别给了“细田派”和“麻生派”;其他重要党政职位,例如经济产业大臣、财务大臣,以及自民党政调会长和总务会长等也基本如此。这在某种程度上导致出现了“没有安麻的安麻政权”局面。不难预计,此种人事安排将对岸田文雄的政策施行带来严重掣肘及干扰。

处理和平衡党政内部相互竞争的利益,是岸田文雄担任党总裁和首相后面临的首要任务,也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岸田文雄曾试图在政府中寻求包容新老面孔,而且还希冀推动自民党在过于强大的内阁中发挥平衡作用,即试图以“党高”来制约“政高”,但目前看来这只是其一厢情愿。岸田文雄现在虽贵为首相,但自己的派阀连个重要的党政职位都没得到,成了一个明显的弱势总裁和首相。因此,相对弱小的“岸田派”(宏池会)要想按自己的意志经营日本政治经济并非易事。

总体看,岸田政府的前途并不明朗。岸田文雄如果在政治上束手束脚、左右逡巡,过分顾虑各种“平衡”,很可能渐失民意,最终离开总裁及首相大位。事实上,在关键的标志性政策主张上,岸田文雄最近似乎弱化了他的一些改革思想。从历史上看,战后日本每一次长期政权后,都伴随一段较长的动荡期。在“后安倍时代”,日本并没有出现一位拥有压倒性实力的政治家,日本亦有可能回到首相频繁更替的怪圈。在领导自民党获得众议院选举“基本胜利”后,2022年夏季的参议院选举大关也是岸田文雄需要面对的直接考验。就此而言,真正的岸田时代尚未开启。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1年第11(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