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当代世界

CPC WORKS

德国绿党生态现代化思想的演进与启示

时间:2021-10-15 作者:伍慧萍

伍慧萍 | 同济大学德国问题研究所教授



德国绿党始终将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作为核心纲领,在建党40多年的历程中顺应时代变化,不断拓展其气候保护思想的内涵,倡导“社会—生态市场经济”理念,主张以生态标准重新定义财富,对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进行生态现代化改造,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德国的生态转型。当前,气候保护运动在全球方兴未艾,德国绿党也借助其纲领内涵的历史传承和时代创新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


德国绿党生态现代化思想的兴起与回归


1972年罗马俱乐部发表《增长的极限》,首次揭示了传统工业增长模式带来的环境和生态后果,欧洲公众开始广泛关注空气污染、自然资源可持续性和化学污染事故等环境保护问题,生态保护运动、反核能运动和其他新社会运动蔚然成风。在这一时代背景下,德国绿党于1980年应运而生,成立之初就明确将“生态、社会、基层民主和非暴力”列为四大核心诉求,环境与气候保护议题也由此始终伴随该党的发展历程。

在成立后的最初10余年间,绿党经历了温和左翼的“务实派”和激进左翼的“理想派”之间的路线斗争。两德统一后,务实派在党内占据上风,绿党逐步褪去建党初期的反体制立场和抗议党色彩,放弃了对西方议会民主政治体制和工业资本主义经济社会体制的批判,发展成为一支稳健的议会内政治力量,在联邦层面和若干联邦州曾参与执政,在巴登-符腾堡州甚至成为主要执政党。在政治纲领上,德国绿党相应改变了只面向铁杆选民谈环境保护的单一议题党形象,面向社会各阶层在外交、国防、经济、社会福利、财政、税收、教育等广泛领域提出了一整套政策主张。

不过,绿党继续将生态保护作为最主要的特色保留下来,并顺应现实世界的发展变化,不断丰富生态现代化的精神内核和时代内涵,发展出若干有代表性的主导政策构想和技术实施方案,包括推行生态税收改革、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关闭核电站、实现生态农业转型等,致力于在德国现有市场经济秩序框架下对工业社会逐步实行生态现代化改造。这些政策构想不仅为绿党在各级政府和议会中参政议政提供纲领来源,而且引起主流政党对环保及气候变化议题的重视。在绿党的积极影响下,生态和气候保护成为跨越党派界限的政治共识,被收入所有主流政党的政治纲领、历届政府的执政纲领以及法律法规当中。2011年德国启动的能源转型以及2022年关闭所有核电站的决定由当时执政的联盟党和自民党而非绿党率先提出和落实,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这种政治共识。尽管如此,绿党仍牢牢掌握着在气候生态领域的话语权,在政党竞争中始终扮演作为气候保护“急先锋”的角色。

近年来,随着全球范围内极端天气现象与日俱增,气候变化的负面后果逐渐回归公众视线。始于2018年夏的“未来星期五”青少年环保运动迅速风行欧洲,掀起新一轮环保热潮,助推气候保护成为各国民众普遍关心的问题和大选热点话题。各国政府纷纷将气候保护列为今后若干年的优先战略议程和施政重点,欧盟更是拿出雄心勃勃的绿色新政方案,推进气候保护立法,计划到2050年将欧洲打造成全球首个碳中和大洲,并将2030年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从40%修订为55%,计划将至少30%的多年财政预算和欧洲复苏基金资金投入保护气候和生物多样性的项目。

德国绿党在环保领域向来拥有议题优势。随着气候保护回归公众视野并成为紧迫的时代议题,德国绿党抓住有利时机于2018年开启对其原则立场文件进行修订的讨论,意在调整基本价值观和原则立场,应对德国乃至国际变局带来的挑战。自2019年以来,德国绿党在环境、能源、农业和交通等政策领域提出更多环保主张,并在2020年底通过最新版的原则立场文件,将气候保护作为2021年竞选纲领的核心议题。借助气候保护议题不断上升的热度,德国绿党也迎来全新发展机遇,在激烈的政党竞争中脱颖而出,大有成为新一代“全民党”之势,并在2021年的联邦大选中成为焦点,民调支持率曾与德国主要执政党联盟党持平甚至短暂反超,其推举的贝尔伯克也一度成为总理热门人选,直到大选日期临近才由于各种原因出现波折和变数。与此相应,德国绿党的党员队伍迅速壮大,截至2021年上半年已增至11.5万人,这与其他政党党员流失严重的趋势形成鲜明反差。

……

全文详见《当代世界》2021年第10(纸刊)